健康有道,一个不“人云亦云”的网站!
健康有道网>运动>旅游户外>文章正文

攀岩管见:(三):攀岩活动组织

日前,与于良璞闲聊时,又谈到94年阿尼马卿山事件,深感有必要与各位同志交流一下自己九年来的诸多感受。一言难尽!先举一些实例:

1)1991年夏,我校登山队首次攀登各拉丹冬雪山。因弹尽粮绝,被迫于6500M处下撤(否则将有最惨的悲剧上演)。尽管如此,全体队员仍晚于报到DEADLINE,大部分队员被处分,有的队员因此没有拿到学历证书。清华登山队因此遭到灭顶之灾,很少得到校方支持。

2)1992年秋,本人组建清华山野协会(得到于良璞认可,并非侵权)。10月,组织校登山比赛(香山),并有攀岩表演(鬼见愁)。几百人,浩浩荡荡,比较热闹。谁知,祸从天降。表演后,有学生试攀。我请一位攀岩高手帮助检查安全带及其他保护。THISGUY对其中一条安全带不熟悉,导致一女生登顶后,安全带松开,直坠下来!!幸亏有斜草坡缓冲,仅致股骨头骨裂(几毫米)!当时,迅速将伤员送上缆车,运下山,打车直送到医院。住院一个月后,回校上课。我和苗来生,大胖每早6点半蹬三轮车候于女生楼外,送她上课(不必管下课,由其同学代劳)。哥们的三轮车技术由此而来!后来,女同学完全康复,幸甚致哉!


3)1994年夏,我校重登各拉丹东。途中,因有一名队员被发现较自私,经教育后没有悔改,全队投票后,将其登山权剥夺,遣散回家。登山途中,另一队员不听指挥,独自冲顶,不料从另一面山脊划坠,未伤及骨肉,被藏民救回(命真大!)。。。此人出山后,谎报军情,称包括其共六人登顶,被新华社朋友发布,清华及北大的数年纠纷,由此而起!!!


4)也在1994年夏,汪小征(注:本人朋友,守侯神山)带队登阿尼玛卿雪山。(于良璞曾苦柬他们登玉珠等较易的山峰,没被采纳)。登山准备不充分,很多许诺没有兑现。登山安排不和理,强硬登顶。结果,登顶后划坠,汪小征脊椎受伤,地大队员寻求救援,再也没有回来!孙平(最让我佩服,尊敬的哥们),试图带汪小征下撤,未果。孙平一人,凭一袋糖,在山上过7天7夜,在没有冰爪。几乎雪盲的情况下下撤,直至青海登协救援来到!


5)1995年夏,南方某洞协户外活动,路遇大水,有一人掉入河中,另一人前去救援,反而淹死。据说,水未没顶,且有路绳,居然没有人去救,只因怕自己不测?。。。。。。我本人坚信:热爱户外运动的人,是最健康的人,心智,体力均发展平衡,是可以交朋友的一类人。但,林子大了,什麽鸟儿都有。所以,参加户外活动的哥们,请在活动前,先仔细了解自己的伙伴,领队,队员们。因为,在残酷的自然环境里,最考验人的本性。活动前,了解活动的目的,内容,难易程度,危险情况等,自己是否适合参加,可否达到目的,如何应付意外情况。如于良璞所讲,教练员,定线员,领队,队长,先锋队员,指挥。。。等,都需要培训,练习,实践指导。所以,珍视自己及伙伴的安全,从现在做起,认真做好保护等。注:本文无任何针对性,仅愿与同志SHARE感受。

今日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