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有道,一个不“人云亦云”的网站!
健康有道网>两性>两性故事>文章正文

旅行途中,我俩在野外激战的性经历

导语:在车上,我谈了很多我在旅行期间的见闻,她显得很崇拜,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眼睛里仿佛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通过非常短暂的接触之后,我看得出她是非常单纯的女孩子,和我以前碰到的完全不同,这让我再次想起在西藏一同过夜的女孩,我们在帐篷里经历了一场激烈美妙的性爱。

旅行途中,我俩在野外激战的性经历

火车上,往后消失的风景以一种令我心惊的速度在转换着它的颜色,而我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它们。我正去往福建省一个名叫龙岩的地方,去年的今天,我在那里认识了我以前的女朋友,小慧。准确的说,我和她是在往龙岩的火车上认识的。

在当时的前几年里,我热衷于旅游,几乎是独自一人游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那时我刚从西藏回来还未两个月,因为和家里人闹矛盾,于是马不停蹄的又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出发前我本来打算在网上征集一个或多哥驴友的,但是因为几乎连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没听说过龙岩在哪里,所以大概都担心安全问题就谢绝了。

传说真正的旅行爱好者通常会将一张中国地图贴墙上,然后拿一颗飞镖闭着眼睛扎哪算哪,接着就真的收拾行囊做好充分准备骑着摩托车就去了。我觉得那样倒是可能碰见危险的地方,因为我亲自试了几次。

多数情况下,闭着眼睛不一定能击中"鸡身"的,击中右脚是去不成的,击中海了又不好去。于是我只得睁着将近一千度的眼睛瞄准之后狠狠的射了下去,结果还算令人欣慰,我算是射中了。

决定去龙岩的时候,我已经存够了钱,其它的准备也比较充分。加上之前已经答应家里半个月后要赴香港参加表哥的婚礼,怎么着也没有理由在耽搁了。这是我为数不多的短途旅行,然而也可以说是最轻松的一次。

我决定瞅准三四个连续在一起的离的近目的地轮番游玩,每个目的地都呆上几天,这样就可以尽情领略它们的风景,再也不用紧赶着长途跋涉,提前几个小时在还无人烟的山顶或草地寻找合适的露营地。我可以找一家环境舒适,价格合适的旅馆好好休息。

总的来说,出发前我心情不错。

火车上照例是有些寂寞的,将近二十个小时的车程。在浙赣线和京九还是京广线上有一段重合需要往返的,于是我哀呼为什么不能在长江中下游丘陵地带多修几条直线的铁轨呢。晚上火车还在湖南的时候,我悄悄睡着,醒来时天已经大亮,奇怪的是我并没有被强烈的阳光照醒。

我摸摸正在我头上蹭着的恍然大悟,是它帮我挡住了本来要直射我的阳光。可是我并没有在睡觉前去弄它呀,难道是有人帮我?

我抬头一看对面,是一个满头红发的女孩。她算不上漂亮,脸上皮肤虽说不错,但偶有几颗痘痘点缀其中。身材由于是坐着的,看不大出来,不过我想应该不会很差吧。因为手臂光滑有肉,锁骨微微突出,上身的线条很匀称,看上去颇为舒服。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头上随意扎着而卷起的红色头发,很好的衬托了她的脸型,服装方面尽管是非常普通的七分牛仔和粉红色T恤,但我觉得还是加分不少。

我看女孩的外表有一个经验,那就是一旦看到她身体某个部位很好看或很让人满意就能轻易对她产生强烈的好感。她的头发就是这样子的,虽然我并不太赞同女孩直发的时候去染红色,因为我看到的一些女孩染的都不好看,不是呈毛糙的蓬蓬状就是头发全部紧紧的贴在脑袋的周围。但是能像她这样染的好看的直发还是很少见,大概是她把头发扎起来了吧。

我像欣赏美好风景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她,而她丝毫没有察觉。她从我把目光移向她起就一直在看窗外的风景。不知道是不是装作不经意,她看窗外的角度并不大,按理说已经瞟到了我这个人的存在,怎么还是一点表示都没有。

不过这丝毫不影响我的兴致,我仍然紧盯着她。不一会儿,我突然想到一首诗,原文好像是:你坐在楼上看风景,楼下的人正在看你。对!我觉得现在的情形就是这样!

导致我有这种联想的,我觉得应该是我的性冲动,我已经忘记了上一次和人性交是在什么时候了,只隐约记得在西藏有一次,是在观光的时候遇见的一个同时旅游的女孩,我们在帐篷里完成前戏之后,我慌忙进入,可她抵着死死不让,而是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盒装的安全套来,并从中取出一个来缓缓撕开油皮袋给我戴上,可能是许久没有做过了,我们完成的异常的快。

事后我仔细回想着事情的经过,总觉得一个女孩在旅行的时候随时备着一盒避孕套有点不可思议,反正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要这么做的。这件事情我很快就忘记了那件事和那个女孩,我只是尽情的沉浸在游览光观中,不过偶尔想起来,还有点耿耿于怀。

我想,尼马又不是出来专门搞一夜情的,带这么多套干嘛。要搞的话去夜店啊,天天有啊,还来旅游干什么。我看待旅行这件事还是很单纯的,我觉得旅行的重点还是在于旅游光观,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

就在我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已经在朝我看了,而我竟一点没有察觉。看来低角度看窗外的确有时候会瞟不到对面的人是不是在看自己。这一路上,我对面的旅客已经不知不觉换了几波了。如果每次我都去注意的话,岂不是太累了,所以一路上他们的变化,我压根就不太关心。

"刚刚你看了我这么久,看出来点什么吗?"她盯着我笑嘻嘻的问着。

"有吗?"我反问,还想再装点傻。

刚刚我都盯你半天了,你还留口水了。"她做出一个夸张的表情,好像口水真的从她嘴里流出来一样。

"哦,我那叫假寐。其实还在睡觉。我之前的确是有看你拉,不过我在帮你算命。"我决定找一个话题来引起她的兴趣。

果然,她一下子来了兴致。双手支起脸颊笑着看着我。她笑的很好看,有两个小酒窝,我的心竟有点忍不住砰砰直跳。不过我还是装作很镇定的样子,可是刚刚准备编的幌子顿时消失不见了,我脑袋飞速运转,仔细回想寻找丢失的灵感。

"恩,让我来算算……"我做闭目养神状,桌底下的手指还不时的掐着。可是实在想不起刚刚想要说的谎话,于是只得拖着,眼睛微张,手指还是在不停的掐算。

"什么呀···"她忍不住催促着。实在想不出来,我心生一计,决定随便说点什么,即使没猜中,也可以找点其它的话题。"你···大学毕业···没多久,有男朋友……不过已经分手了。"我故意把语调拖慢,并在那间隙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变化而改变我的谜底。

她脸上的表情突然由喜转悲,脸上令我心脏跳动的酒窝不在深陷。我想是不是被我猜中了,又想是不是我开了太过火的玩笑。总之她还是不言语,我想说点什么,不过一看她的表情就立刻失去了解释的欲望。我选择了保持沉默。

这段时间并不好过,我像端着一件价值不菲的瓷瓶一样,小心翼翼,连手几乎都忘了往哪里放,于是只得将它们放桌下,并拿拇指和食指玩起了"叠罗汉"。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还是没有理我,当然我也没有理她。不过我很快停止了我手中的动作,我突然觉得那很傻气。我都记不起我几时为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如此紧张过了。

所幸的是她很快就开始理我了,那时已经我累的几乎都要睡着。被人从睡梦中惊醒是一件万分痛苦的事,要在往常,我一定会对那个人有意见。可是现在在我面前的是让我颇为喜欢的人,所以我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

"对不起,我刚和男朋友分手。"她开首便这么和我说。

恩,我能理解,你们怎么分手的?"没想到她这么直接,我也便不再有顾及。

没想到她倒不愿意说了,她的脸像是很痛苦的样子,在我面前只是微微的摇摇头。但是她的兴致倒没减,跟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来了。很快我就知道了她的名字叫小慧,刚大学毕业没多久。和男朋友分手确是事实,不过听情况好像又不完全准确。

她说她想去散散心,也许回去的时候就和他男朋友和好了。巧合的是,她这次也是去龙岩。我便和她分享起这次旅行前所查到的攻略,并邀她下车后一起吃饭和游玩。

在车上,我谈了很多我在旅行期间的见闻,她显得很崇拜,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眼睛里仿佛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通过非常短暂的接触之后,我看得出她是非常单纯的女孩子,和我以前碰到的完全不同,这让我再次想起在西藏一同过夜的女孩。

那时的她,脑子里再想什么呢?也许她也在想自己的男朋友吧。说不定也是出来散心的。就在这时,我突然从千万个记忆碎片中寻得了蛛丝马迹,当我在下面努力摆动臀部的时候,她的头向后仰,嘴里时不时的念叨着什么,原来那是一个男人的名字。

女孩真之间真的存在千差万别。无论从着装,谈吐,行为举止来看,都会有非常细微的发现。可是当你观察多了,其实也就一种区别——保守和不保守。当你觉得她不保守的时候,有可能什么都会发生。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相信奇迹。

在对待这种问题上,我所做的和那些在猎艳场上的风流男子并无二致。虽然次数少,几率小,但是我同陌生女孩子发生性关系的过程都是非常短暂的。在一般人看来,这期间也许存在羞耻心的问题。难怪等我后来同小慧解释起来时,她哭着不肯原谅我。我只能说,这次我真的认真了。

当小慧问起我的事情起来,我显得有点心虚,于是非常荒唐的扯起谎来。我说我是学新闻的,现在在某家杂志社当编辑。她自然是全盘的接受了。看的出,她对我毫无心防,甚至于还有点好感。我觉得我应该好好利用一下。于是又在她面前大吹大擂。她被逗的咯咯直笑,身体也跟着一起一伏。透过那还算深的V领,我看到了她里面雪白的一片。

老实说,我并不是故意的要去偷窥,只是心里有点忍不住。其实很多情况下,都是女孩们自己不经意露出春光来才导致这样的。很多男人的心理大概是这仅仅是一个被动的机会。然而我敢说这次我有主动的嫌疑。我的心里早已经在盘算着下车之后如何跟她发生关系了。

火车很快到达了龙岩。火车站不算大,旅客也非常少,不过车倒是很多,跟我之前的想象有点差距。由于在火车上的时间太长,我一下来就感觉头晕目眩,身体失衡。小慧便不经意的拉了一把我的手臂,我们手臂上的皮肤瞬间碰到了一起。

久不和女孩子有身体接触,我都几乎已经忘了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因此手臂相交的地方不免有些灼热。要是当我进入她的身体里面呢,那又是一种什么感觉?来不及多想,我的思绪又被埋没在了一片乌烟瘴气当中,汽车尾气使我的病情有所加重,我们赶紧在车站上随便上了一辆车。还好车上有空调,我渐渐的恢复过来,然而小慧又说不舒服,于是挽着我的手,伏着肩膀沉沉的睡去。

我不知道,这个举动算不算我们关系突飞猛进的标志。通常这个时候,我还很恍惚,仿佛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是真的。这是我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我以前只是单纯的和女孩子睡觉,而这一次,我觉得自己更像是小慧的男朋友。时间在慢慢流失,看着小慧脸上平静的表情,我很高兴。

旅行真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啊。在短短的时间内,两个单身男女的关系可以发展的如此之快。

小慧很快醒来,我们又开始聊天。我提议按我原来的计划按四个目的地去游玩,小慧说随我,她希望我能带着她玩。我们第一个目的地是海边,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能好好的感受一番。不过去海边的路途非常遥远,我们还是决定先找一家旅馆休息一下再说。

此时车子已经开到接近郊区的地方了,离预先的目的地有远了一些。在陌生的地方,我们还是显得有点不成熟,压根还未想好去哪里就已经上了车。不过我很快放宽了心,我此行的时间非常宽裕,也不用在时间上做多压缩。

最终我们在郊区的一处大学门口下了车,接着提着行李去那些民房里窜着,时间临近深夜,我和小慧都觉得非常累了,想早点休息。无奈那些由民房改成的旅馆都非常的脏乱差,我和小慧都不想就这么住进去。可是实在累的不行,还是勉为其难各自开了一个房间睡下了。当时我已无心想那些男女之事了,我只想尽快的养足精神,好明天去看海。

第二天醒来,才发现房间小的可怜,几乎只有一张床的容量,若要是真的用来进行我们的性事的话,未免也太寒碜了。想到这里,我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完毕后就去找小慧吃饭。我首先便提议退房,吃过饭后就出发。她则想再休息半天,等中午出发。

我便同意,于是二人转身回了各自的房间又睡起觉来,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直在想小慧的事,我觉得应该尽快和她制造时机,确定关系。

中午我们如约出发,退房的时候略微有点晚,房东提出来要加钱,架不住我们俩的劝说,他最终放弃了。旅行的时候碰到这种事,我觉得有点不是滋味,因为旅行本来就是花钱的时候,若是再为这些计较,就显得有点不太豁达。

可是当遭遇到这种稍微有点人情味就能解决的纠纷时,对方还不肯让步,难免令人有点恼火。小慧的兴致并未受影响,她说要请我吃当地的特产。看的出来,她之前和男朋友分手的不快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不过我还是没有明示我的想法,我觉得现在也还不是时机。

吃过饭后,我们又重新出发了,小慧照例是挽着我的手在车上睡着。这次我学的乖一点了,出发前就找好了路线,不过的确如她所说,去海边的路比较遥远,车开了大约有三四个小时。不断有各种品种的棕榈树出现在我面前,渐渐的,海腥味也分明起来。不过一路上都看到路边的那种淹没在沙子里的大石头渐渐增多,我怎么看怎么像是已经到了海滩的感觉。

又是一番折腾,在临近海边的度假村我们找了家旅馆住下了,此时已经是傍晚十分。这次我们可不像在大学附近那样幸运了,海边的区位好的多,我们去的时候只剩下不多的双人房。我还想说什么,小慧很果断的付了钱拿了钥匙。我来不及多想,只能拿着行李跟了进去。此时我已经又是疲惫不堪,只想快点入睡。可是小慧的兴致还是很高,她嚷嚷着要去海边摘椰子。

"那你一个人去吧。等我睡醒了再来找你。"我趴在床上立即熟睡了过去。几乎还没来得及看小慧的表情。不过我知道她真的去摘椰子了。当我醒过来时已经是深夜了,她拿了一颗正在吸的椰子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突然又有种恍惚的感觉。我想,我的生物钟在这个时候彻底的弄乱了。

本来打算是不急着赶着奔波的,然而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走了很多地方,偏偏我不愿意落下沿途的风景,结果不知不觉就累趴下了。

不过我还是很快就回忆起了我当初的计划,现在精神恢复,我打算尽快实施。当小慧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她依然兴致盎然。于是我提议一起去看看海边的夜景。她没有拒绝。海滩上空无一人,徐徐的腥风在不停的吹着,依稀可见海浪在月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微小的亮光。

我几乎已经想好了要说的话了,可是到了嘴边,话又说不出口,我们只是在静静的在海滩上散步。脚底不时传来一阵阵冰冷的感觉,我察觉出一丝。小慧在这时不经意的用手掌擦了擦手臂,我看机会难得,顺势就将她搂了过来,她显得有点惊讶,不过并没有拒绝。

我几乎是很庄重的说想她做我的女朋友,她问是什么理由。我回答的很感性,只是说这趟旅程虽然平淡,但是有了她的陪伴而变的不同寻常。我相信在那样的美景的衬托之下,我的话肯定更富有感染力,不过当我说完的时候,她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我一下子心里发毛,几乎是举着誓说我是认真的。

我显得异常的慌乱,连我自己都相信那刻是真心的,但是事情过后,我又为何会离开,这一切的事情看起来毫无道理又无迹可寻。连我自己几乎都要不相信了。我只是沿着自己一贯的做法做出了决定,好像并未过多考虑它带来的后果。

海滩上的她没有做太多的回应,那晚我忘记了她说了什么,只记得我们回去之后迟疑了片刻就开始做爱了。我没想到她是第一次,当看到涓涓的经血流出来后我才发现事态的严重。事后她说她的男朋友就是因为想要和她做被她拒绝了,于是两人就闹分手。我突然觉得有点后悔,是不是不该轻易的就这么占有她,不过她倒不在意,没说什么。只说很奇怪,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很轻松,有种特别的感觉。她还说她相信缘分,并不觉得这样很突兀。

我能说什么,一开始,我就是带着不单纯的目的与她结伴的,现在目的达成,好像之后的事情就与我没关系了。可我当初确确实实是拿着要她当我女朋友的幌子的,大概是这条感动她了吧。可是也恰恰是这样,在海滩上的一时冲动,成为了我犯下错误的罪证。每次当我回想起它们来,都忍不住有点难过和痛心。

小慧实在是一个好女孩,一旦她决定爱一个人,就会义无反顾的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出来。那晚之后的几天,我们的关系突飞猛进,在性事方面自不用说。短短几天内就享受到难得的欢愉。大概是这种事一旦做多了,就自然觉得腻烦,我仅能记起的是其中的一些第一次尝试。

在最尾末的一天,她突然来例假了,看我有点失望,说用嘴帮我。我们就在旅馆的房间里开始了尝试。她帮我轻轻褪去了裤子,小心翼翼的拿起来用嘴去含着,待我的那活儿完全勃起后又使劲的前后穿插着。这样的感觉很奇妙,然而我再也不会再体会了。以后肯定再也少有女孩肯为我做这种事。我知道,只有当一个女孩完全爱你的时候,她才会做的出来。

旅行之后,我回到了家里,之后又筹划起新的旅途,她也回家去,我们在临走之前还有些约定,后来的确是践行了一部分。可是当距离的遥远和我的计划越趋临近,最终我们还是遗憾的分手。她哭的很伤心,说了很多话,不过我知道她没有怪罪于我的意思。很多时候,我已不确定我能否很坚定的相信一件事,所以我还是选择了那个更为保险的方式。那之后,我希望她可以遇见另外一个不要像我,值得她去爱的人……

今日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