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有道,一个不“人云亦云”的网站!
健康有道网>两性>两性故事>文章正文

黄色小说:小美妞被他吻得喘不过气来

01陌生的男人

夜凉如水,喝得醉眼朦胧的罗天雅跌跌撞撞行走在这所奢华酒店顶层的走道内,脚步有些蹒跚,她努力瞪大眼睛,一排排扫过房间号码。

“唔……1086……”找到了今夜的目的地,她憨憨一笑,手指轻轻碰上房门,门吱嘎一声开了,屋子里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里面的动静。

有些不太适应的眯起眼睛,张了张口刚想唤学长,还没来得及出声,手腕已被一只大手猛地握住,脚下一个踉跄,直直跌入房中,撞入一个炽热的怀抱中。

这是,学长的体温吗?

真是温暖呢。

男人低沉的呼吸喷溅在她的耳垂上,引得罗天雅娇躯一怔,一股陌生的心悸,在胸口爆发。

前方抱着她的男子危险的眯起眼,他矫健挺拔的身躯逆着星光站着,容颜模糊不明,邪肆的眼眸犹如一泓枯井,看着怀里明显情动的女人,闪过一丝讥讽与不屑。

微凉的手指抬起她的下颚,狂风骤雨般窒息的吻,落在她的唇上,龙舌蛮横地撬开她的唇齿,似是要将她嘴里的甘甜通通夺走,霸道且强势。

罗天雅在他猛烈的攻势下,丢盔弃甲,双腿发软,口腔里的空气被对方剥夺,脑袋一片混沌。

突然,身子被横抱了起来,她心一惊,知道下一秒就要发生什么事,房里面一片漆黑,只听得到两人彼此的呼吸。

心里既害怕,又期待。

接着,她被粗鲁的放到了床上,即使喝了酒,但迷糊中的她还是紧张得闭上了眼睛,任由那火热的唇一下子就堵上了她的樱桃小嘴,她开始轻轻的回应。

学长平时的温柔似乎都被这离别的不舍占据而去了,否则,这粗暴而掠夺式的狼吻根本不像是她的学长平时应该有的温柔和体贴。

“唔……”罗天雅被吻得喘不过气来了,而身上的男人似乎没有要温柔起来的意思,她口中的香甜似乎让他欲罢不能。

罗天雅觉得奇怪,身上这个男人无论感觉,还是他混身散发出来的气息,都令人感到可怕的霸道,学长究竟怎么了?

她心里的狐疑还来不及求证,男人火热的唇放过了她被啃得红肿的小嘴,转战到了她嫩白的耳垂,那要命的男人气息通过耳膜直达全身每一个细胞,她忍不住低声喘着气,全身的酥麻感忽至,都说男人在床上像个禽兽,她现在才信了。

他的唇顺势而下,开始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吸吮……

“唔,痛,痛。”她娇声提醒道,那声音在男人听来却像是得到了鼓励,反而变本加厉的在她身上每一个地方啃咬起来。

她软绵绵的身体就像一个魔咒,丝绸一样质感的肌肤在他的身下就像一块软软的海绵,让他欲罢不能,几乎想要把她吞掉,男人的呼吸越发粗重起来。

“轻点……求你轻点……”

02居然不是学长

“求你,轻点……”罗天雅心跳得飞快,男人嘴角扬起,心里冷笑了一下,直接把她的话当成是一种放任般的勾引。

裙子被他一下子扯了开去,罗天雅紧张又害怕……

痛感和快感并躯齐来,她娇滴滴的喘着气,两手圈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男人沉如墨色的眼眸迅速刮过一丝暗光。

今晚的女人,还不错。

“唔!痛!”罗天雅惨白了一张脸,口中发出一声惊呼。

但回应她的,却是近乎残忍的冲刺,源源不断的疼痛,让她快要崩溃,眼角滑出一滴滴晶莹的泪珠。

但一想到此刻占有她的人,是学长,紧绷的身体不禁放缓下来,努力想要取悦他。

一次次猛烈的撞击,让她不自觉发出娇弱的呻.吟……到最后,罗天雅几乎是精疲力竭昏迷过去……

第二天清晨,阳光照进屋子里,充满糜烂气息的总统套房内,衣衫凌乱掉落一地,白色的大床上,一对男女,正静静沉睡着。

忽然,女子的睫毛轻轻颤抖几下,睁开了眼睛。

真好,昨晚她终于把自己交到学长手里了。

这个认知让罗天雅心情格外愉悦,刚坐起身,视线却在看见眼前这具完全陌生的身体时,猛地顿住,学长什么时候晒成小麦色的皮肤了?明明……

这,这是神马情况?!眼前这具如此壮硕的身体,如此陌生的肤色……

她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天啊!全身赤.裸!全身都是要命的红色咬痕!

慢着,慢着,她昨晚不是跟学长——

不对,莫非昨天晚上那个如狼似渴,粗暴得不像话的男人不是学长?而是眼前这个身材健硕的陌生男人!

罗天雅不敢去看身边的男人,颤抖着手去摸自己外套里的手机,翻开了学长昨天发过来的信息:1068房间,我等你!

五雷轰顶!居然是,1068,而她昨晚竟然进了——1086号房。

头顶飞过一万只草泥马,原来是她自己走错了房间,上错了别人的床……

天呐!罗天雅迅速起身,趁熟睡中的男人还没醒,怆惶的跑出了酒店。

03一次中标

趁熟睡中的男人还没醒,罗天雅怆惶的跑出了酒店,此刻的她顾不得昨晚错上了谁的床,更顾不上全身上下的酸痛感,她现在要赶到机场去,见那个她爱了三年的男人。

“司机,麻烦再快点好吗?”罗天雅坐在的士后座,一脸的着急,两个粉拳不时的摩搓着。

“小姐,你以为只有你赶时间啊,我也赶啊,你看前面的长龙。”司机对于这种阻塞现象早就见怪不怪,对于罗天雅这种赶时间的人,更懒得好声好气应付了。

罗天雅急得眉心皱在了一起,刚想拿起手机给学长电话,屏幕上却弹出一条未读信息。

是学长的!

迫不及待打开,上面却是廖廖数字,就像一把利刃,把她赤热赤热的心生生的解剖开来。

“呆呆的等了你一个晚上,我想了很多,你的选择是对的,就让我们到此为止吧,再见,天雅。”

罗天雅顿感一身的凉意。学长是要和她撇清关系,毫无牵挂的到美国留学去吗?

不是这样的,学长,她有赴约的,只是,只是走错了房间。

然而就在她拿起手机想要拨号过去的前一秒,她极度懊恼的又放下了手机。

电话接通了,该怎么说?说她的确有去赴约,说她下定了决定非他不嫁,却糊里糊涂的走错了房间,上错了陌生男人的床,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一个名字都说不出,甚至连面都没看清的男人?

不要,她不要,她是怎么也开不了口的。

想到这里,眼泪夺眶而出,她的学长,再也不会回来了,她也无能为力去阻止,她没有脸面去解释这样荒唐的事。

机场。

目送着学长搭乘的班机直冲云霄,最后消失在万里晴空里,她刚刚一直在他看不见的角落里看着他上机,他就这样走了,带走了她三年来的爱,罗天雅抹了抹脸上的泪,这才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看着自己指指点点。

机场里每天都经历着生离死别,不就是哭丧着脸么,有什么好奇怪的。

她走到了冼手间,顿时对着镜中的自己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睛。

天啊!她这是被暴虐了么?从脖子一直到胸前的地方,都是令人看了面红耳热的吻痕!

仿佛大冬天里的一盘冰水从头至脚浇灌而下,惊恐,尴尬,无地自容,懊悔,杂七杂八的情绪涌至脑袋。

昨晚那场令人想想都含羞的风花雪月不期而至的在脑海里浮现,她顿时打了个冷颤。除了不可置信,还是不可置信。

她摊软在了地板上,感觉头上有千千万万只苍蝇正围着自己打转。

一个月后。

“罗小姐,恭喜你怀孕了!宝宝发育正常,要好好养胎哦。”产检医生一脸笑容的对罗天雅说道。

罗天雅接过医生手里的产检报告,只觉得五雷轰顶。

就那么一夜,她竟然怀孕了!

那个男人那么强吗?就这么一夜,她居然中了标!?

04宝宝被偷了

心中五味杂陈,车水马龙的街道上,罗天雅自顾自的走着,却没有留意到不远处一辆凯迪拉克轿车在与自己擦肩而过后马上停了下来,车窗摇下,一张俊美的脸孔探出来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的。

看着那道似曾相识的背影消失在一个拐弯处,洛辰熙两片性感薄唇扯动了一下,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带着自嘲按上了车窗。

“开车吧。”他的声音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性感,极富磁性却不会低沉,像黑夜里的一个妖灵,无声无息就能带动着人的灵魂。

“总裁,您还在寻找那个不知名的女人?”夏一依听命令启动了车子,瞄了一眼后座的洛辰熙,出声道。

“既然她喜欢玩躲猫猫的游戏,就让她继续玩吧。”说罢,那双深邃迷人的眼睛看了看窗外远处的天边,意味深长的薄唇轻启道。既然上天要执意把她藏起来,他又何必执着。

他之所以满地的找她,无非是,想要证明一点,她接受自己,是为了钱,还是另有目的?他这几个月来的魂牵梦萦,只是出自对这个神秘女人的好奇,而不是那什么该死的,迷上了她,迷上了那一夜她带给自己前所未有的感觉。

那一夜之后的清晨,床上的那一抹荤红令他心里一动,回想起昨晚身下女人那羞涩的回应,和那娇滴滴求饶般的细语,他这才相信,原来这女人是第一次。

后来在酒店录像里才知道知道那个来回了酒店两次才跑上了自己房间里的陌生女人,并不是当晚为了能签约到他娱乐公司旗下而约他到这里的某个知名女星。

这本不是件多令他觉得惊讶的事,身为盛天集团的总裁,多少女人巴不得如狼似虎的爬上他的床,成为他数百亿资产的女主人,真正令他难以接受难以明白的是,他似乎对那个神秘女人的身体产生了一种眷恋,该死的眷恋,就像被下了盅一样,脑海里不断浮现那个女人软绵绵的质感以及她身体上独特的香甜。

数月之后。罗天雅临床在即,洁白如洗的待产房里,只有她和死党涂花期。

虽然那天晚上她糊里糊涂的种下了这个错误,但她舍不得打掉肚子里的孩子,毕竟是她的亲骨肉。

罗天雅摸着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感受着那份喜悦,很快!她就要当妈妈了!

预产期当天的凌晨,罗天雅的肚子开始隐隐作动,钻心似的痛,小宝贝似乎迫不及待的要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了,她既是害怕又是幸福,五味杂陈的感觉充斥着她的内心。

“天雅,忍着点,医生马上就来了!”死党涂花期十分讲义气,虽然刚开始并不赞成把孩子生下来,但在罗天雅的执意下还是选择了支持她的决定,后来还一个劲儿嚷着说要当孩子的干妈呢。

“没事,宝贝很疼妈妈的,不会舍得我太痛。”罗天雅忍住疼痛,嘴角含笑。

而对面的高级待产房里。

“怎么样?辰熙还不接电话吗?”坐在病床上的孕妇一脸的怒火,但即使此刻孕态十足的她,也依稀可以看出本身美丽妖娆的模样。

“夫人,别这样,总裁说了一会儿就过来。”床边的人是洛辰熙的助理,一脸恭敬的劝道。

“我现在就要生了,他竟然就派你过来陪我?他这是什么意思?”夏云锦还是止不住的发火。

“飞机临时延班了,总裁也不愿意这样啊。”助理耐心的解释道。

“别再——”夏云锦还想再说什么,肚子却传来一阵镇痛,忙叫道,“我要生了,快叫医生!”

紧接着……

“啊!”

“啊!”

妇产科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而罗天雅怎么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么一次看似再平常不过的分娩夜晚,却无形中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

医院的上空,此时正缓缓飘过一抹异样的漂亮云彩……

05萌宝来袭

六年后。

坪北机场里拥挤的人群依然没有缓和的迹象,但和六年前不同的是,罗天雅这次重回a市时,身边还多个最爱的宝贝儿子——罗小宝。

“妈咪,子戚叔叔,快快快。”一颗圆溜溜的小脑袋在机场候机室的椅子边突然探了出来,脑瓜的小主人有着水灵水灵得像天上繁星般闪亮的大眼以及一头棕色微卷的头发,皮肤白皙搭配浅棕色的瞳孔就像个十足的混血儿一样,那可爱的模样惹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驻目。

“小宝,别调皮了,快回妈咪身边。”罗天雅满脸的慈爱。

身材玲珑有致,丰润的小嘴,及肩微卷的波浪发,皮肤嫩滑胜雪。那双清澈水灵的大眼跟小家伙如出一辙。

“妈咪,人家才不要像你一样慢得像小乌龟哩,快来哦。”罗小宝上机前听说要回来妈咪的家乡参加花期干妈的订婚礼,开心得像脱兔一样,哪里还听得进天雅的话。

“你这个小掏蛋鬼!”

跟在身后的柯子戚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微笑的着看这一大一小各种闹腾,心里暖洋洋的,他嘴边的弧度更大了,这男神般的笑容瞬间迷倒了机场里不少雌性动物,而天雅也瞬间沦为了女人妒忌的对象。

机场门口,涂花期早已停车守候多时了。

“花期干妈,我在这里呢。”小家伙记性极好,一眼就看出了涂花期,最后一次见面是两年前了。

涂花期听到小家伙的呐喊,一脸惊喜的向罗天雅这边挥手。

罗小宝二话没说屁颠屁颠的就冲了上去,给了涂花期一个结结实实的满怀拥抱,这场面比久别重逢的两母子更来劲。

涂花期抱住罗小宝亲得小家伙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

罗天雅被两人相拥而亲的场面“感动”得妒忌了起来,这家伙竟然把她这个亲娘抛诸脑后了呢。

“啧啧,花期你看看他,连亲妈是谁都忘记了呢。”天雅装出一脸的醋意,惹得后面的柯子戚忍禁不俊的摸着鼻子

“人家哪里有嘛,人家最爱的是天雅妈咪,最喜欢的是花期干妈,天雅宝贝别哭哦,要不然人家可伤心了。”罗小宝张着粉嫩粉嫩的小嘴讨好般的说道,立马又对天雅投怀送抱起来。

小家伙“忙碌”的样子惹得几个大人都忍不住相视而笑了起来,

“看来我们的小宝以后可有得忙了。”柯子戚“感叹”,边把行李搬去了车后厢,俨然一个尽职尽责的护花使者。

“哎哟,看来柯大帅哥果然被你训练有素哦,人家一大少爷对你卑躬屈膝的,你倒是什么时候才肯下嫁啊。”涂花期边将一大一小领上车,边坏坏的在罗天雅的耳边低嘀道。

天雅看了眼柯子戚,故意柔声警告道:“涂花期,如果不想有人把你的订婚礼搞砸的话,就少给我捣乱哦。”

“噢噢,看来柯大帅哥还是难以摆脱光棍哦,要不我直接帮你安排个相亲?”涂花期斜着眼看后面,有意将音量放大。

“哈哈,花期干妈,你好坏哦,竟然要偷偷把我们天雅宝贝嫁出去,我这就去后面告诉子戚叔叔。”小宝贝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后座把小脑瓜探了出来。

“罗小宝!”罗天雅和涂花期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警告他。

06我爱洗澡,乌龟跌倒

夜,在繁华喧嚣中一秒一秒的光临而来,阔别六年,她终于回来了这里,这个土生土长的地方,却因为六年前的一次糊涂,她人生的轨迹在这里消失了整整六年,是时候重新回来了,重新回到起点上。

罗天雅站在窗前,看着街市下的夜景,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直到腰间突然被一双小小的手臂怀抱着,那把稚嫩的声音从身后软绵绵的传来。

“天雅宝贝,你在想人家吗?人家只不过进去冼了个澡澡,你怎么就那么寂寞了。”罗小宝从浴宝里出来看见天雅此刻落寞的背影,小眉头皱了起来,虽然妈咪不说,但自从下机后她都是有心事的,他是最了解天雅妈咪的。

天雅抱起小宝坐到了沙发上,这是六年前她和爸爸的旧居,回来之前花期找人好好整理了一下,这里的一切都没有变,依然有家的味道,和爸爸的味道。

“小宝贝,你知道什么叫寂寞吗?胡说八道,快让妈咪帮你把头发抹干,要不然就要感冒了。”罗天雅哑然失笑,她动作温柔的拿起毛巾将小家伙的头发搓擦着。

“妈咪,你是不是想外公和爹地了?还是想人家的子戚叔叔了呢?”小家伙这时的眼里如明镜一般,照得天雅真头疼,没错啊,她是想这小家伙的外公了,她的爸爸就在她怀上小宝三个月的时候失踪了,她还来不及告诉他老人家自己怀上了孩子呢,等她生下了孩子后,几经辛苦打探到了爸爸可能在N市,所以她就独自一个人带着刚刚足月的罗小宝踏上了寻找小宝外公的“旅程”。

这一个旅程真的好长,一晃六年。

至于小家伙口中所说的“爹地”,咳咳,六年来这孩子没少在她的耳边提起连她都不知道名字的爹地,只要一提起,她的脑海里就立马就会浮现出那个令人心惊肉战,羞得无地自容的疯狂一夜,那个男人给她留下的粗暴痕迹她甚至现在都觉得还在。

所以,对于他的亲生爹地,她是没有一丝好感的,尽管先走错房间的那个人是她自己。

柯子戚把她两母子送回来安顿好之后就回到这边的住所去了,他在这边有分公司,这次跟随她而来,也打算在这边长期发展,管理好家族的事业。

“罗小宝,再不闭嘴的话妈咪今天晚上就不跟你睡了哦,你就跟妈咪小时候的那堆布娃娃睡吧。”天雅故意吓他。

“咦咦,不要不要,人家不跟妈咪睡的话会做恶梦的,人家才不要。”罗小宝马上钻进了天雅的怀里奶声奶气的撒娇。

天雅哪里舍得扔他自己一个人睡,到了深夜,一大一小相拥而眠,听着小家伙匀称的呼吸声,还有那张睡眠中还挂着可爱笑容的小脸蛋,她满足的亲吻了一下小家伙的额头,帮他把身上的被子盖得更密了些。

每当看着这张小脸,六年来作为单亲妈妈的辛酸和难过都会被一一的冲刷掉,取而代之的是满溢于怀的满足感和幸福感。

07宝贝失踪了

“罗小宝,你今天干嘛起那么早。”罗天雅一把将小宝贝搂了过来,温柔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慵懒,这小屁孩习惯赖床,以往每天起床都要她连哄带骂的“请”,末了还要在她怀里撒好一阵子的娇。

“嘻嘻,妈咪,新环境新作风嘛,人家决定以后都不赖床了。”

罗小宝在天雅的怀里嗲声嗲气的说道,小眼睛咕噜咕噜的转了几下,又说道:“妈咪,你看我那么乖,陪我去逛街好不好啊?人家好想看看妈咪长大的城市是怎么样子的哦,那些超市会不会特别好玩呢?”

知子莫若母,她就知道这小精灵动机不简单。

“行啊你,难得一天起得早,竟然是为了去玩,我不干。”罗天雅别过脸去,故意逗他。

“哎哟,不要这样子嘛,天雅大大,你就带我去啦,我肯定会很乖乖的,不会捣乱哦。”小家伙一脸恳切的眼神里带着哀求,装得可真像,这小家伙每天出去都让她没少操心。

“好,好,我们这就去喽。”罗天雅一把抱起了罗小宝,脸上尽显幸福。

A市最大的超级市场里。

一颗可爱小脑瓜几乎要把头都埋进了玩具区里。

“妈咪,你看,这个海绵宝宝可不可爱?”罗小宝在一堆玩具里拿起了一个体积足以跟他相比拼的海绵宝宝,小眼珠闪亮闪亮的问道。

“可爱啊,可是它没有我们家小宝那么可爱哦。”罗天雅笑着弯下腰摸了摸他的头,一边从他的手上拿过海绵宝宝,放回了原来的位置上。

小家伙眼里的光芒稍微暗淡了一下,突然又亮了起来,拿起旁边的喜洋洋,贼兮兮的问道:“这个呢?比我可爱吧?”说着把脸凑到喜洋洋公仔的旁边,一脸期待罗天雅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跟你一样可爱啦,可是,我认为家里有你一个小可爱就够了,不需要再多一个它喽。”天雅当然知道这小家伙脑子里打什么主意,罗小宝简直是个毛娃娃的疯狂收集者,别看他像个老大人一样,但在玩具方面真的幼稚到了极点。

“咦咦,天雅妈咪好坏。”罗小宝眼看着手里的喜洋洋又被天雅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放回了原来的位置上,鼓起小嘴巴准备撒娇了。

“罗小宝,你说了不会捣蛋不听话的,可要言出必行哦。”天雅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决定从这堆对罗小宝诱惑力极大的毛娃娃里“解救”出来。

小东西在天雅怀里抱着胸,别过脸去装生气:“人家哪里有捣蛋嘛,天雅妈咪又冤枉人家了。”

罗天雅在小家伙脸上啵了一口,哄道:“小宝贝,别生气啦,妈咪请你吃雪糕,可以了吧?”她示意罗小宝看向不远处的雪糕部,她决定使用注意力转移法。

果然,小家伙的眼睛又闪亮闪亮的了,像两颗星星眨啊眨的:“我就知道天雅妈咪对我最好了啦。”

天雅把小家伙放到雪糕部不远处的一张长椅上:“坐在这别动哦,妈咪过去买雪糕。”

“要巧克力味的哦。”小家伙舒舒服服的坐在椅子上,还不忘嘱咐道。

天雅回头看了眼一脸老成坐在那的儿子,活像在支使着佣人的模样,白了他一眼,不过却幸福感满溢:“知道啦,小宝大人。”

正买着雪糕的时候柯子戚来了个电话,电话里都是询问两母子住得好不好,习不习惯的话语,关心无微不至,他的声音听起来略显疲倦,想必是刚到这边要处理的公事太多了,天雅跟他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拿着两个雪糕回头一看,却发现长椅上的小家伙不见了。

来源:掌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