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有道,一个不“人云亦云”的网站!
健康有道网>两性>两性故事>文章正文

荒村野情 与好色村妇在深山老林中激情缠绵

荒村野情,在所难免。毕竟人都是有欲望的动物,特别是对于那些男多女少、没有钱就找不到媳妇的村庄来说,荒村野情之事就更加多了,兄弟共妻已经不再是什么新鲜事儿,一些好色村妇与单身男偷情的事也是屡见不鲜。而接下来要说的段荒村野情,倒也算上是小处男周青一段极品桃花运……

荒村野情 与好色村妇在深山老林中激情缠绵

荒村野情

江渔村:位于某江畔,大山脚下的低洼地,村落僻静,景色优美,仿若世外桃源。

大概是由于地势或者水土的原因,此村男多女少,所以有少数家庭都是兄弟共妻的。

但,共妻也未必是家家的弟兄们都能娶到妻子的。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肯定是有的,那就是——买妻。

……

正值六月天气,艳阳如火,照得村外的庄稼和水稻亮晃晃的,甚是刺眼。

村尾,周家的儿子周青正躺在屋檐下的竹椅上,悠闲自得地乘凉,两眼无神望着屋前的一片稻田。

但,从他神情中流露出了一种迷茫和期盼。

他迷茫什么?那就是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娶上媳妇。

他期盼什么?那是他此时正在幻想有一个美丽的女子从天而降——这跟白日梦没什么区别。

高中毕业那年,周青18岁,他就想走出江渔村,外出打工。因为他想,在那繁华的都市中,就算是娶不上媳妇,但是每天上下班至少能在途中看到不少女的,这样一饱眼福也可以啊。

可周家就周青这么一个儿子,他父母愣是不许他外出打工。用他妈妈的一句话来说——那就是天天看着儿子在身边,心里踏实。

反正在这江渔村,只要稍微勤快一点儿,肯干点儿农活,衣食还是无忧的。至于发大财,这里的村民们压根也没去想过的。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人想过,只是想过的那人又想——在这村里有钱也花不出去啊?我要那么些钱作甚?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荒村野情 与好色村妇在深山老林中激情缠绵

荒村野情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5年,周青现已是23岁了。现在的他,心里一直在埋怨父母没让他外出打工,因为在都市里,5年的时间,怎么着也碰上个女的了的,所以他现在是啥农活也愿意干了。

这天,他父母本想好话哄他去田里锄草,但是他却一句话堵住了他父母的嘴。

他说:“再想要我去干农活也可以,但是你们必须先跟我买个媳妇回来。”

听到这话,他父母也就心灰意冷了,心想,他不去干农活就算了吧,任他呆着吧。

不过,他父母也确实有在行动,正在向那些买过妻的家庭打听哪儿能买到女的,多少钱?

后来,他父母听说只需5万就能买到一个很不错的女的,于是他们想,只需要勤快两三年就可以了的。

而周青却在想,我才不管那么多,反正不给我买个妻子来,我就是不干农活的!

显然,如今的周青想妻子想到了这般境地,当然是事出有因的。

其原因一,那就是他生理本能所发出了一种强烈的信号和需求。毕竟都是人嘛,这一点谁都能理解的。

其原因二,那是他去年夏季的一个夜晚,去稻田里抓青蛙吃,路过王家的屋后时,听见了那不该听到的声音——房事时,王家媳妇的叫声。

荒村野情 与好色村妇在深山老林中激情缠绵

荒村野情

那种声音令他登时就呆立住了,赶忙熄灭了探照灯,然后蹑手蹑脚的、偷偷的向王家屋后的窗户靠近而去了,他想要近距离感受一下这荒村野村。

现在正是深夜,屋内屋外一片寂静,屋内没有开灯,只是可以清晰的听见屋内王家媳妇不断的传出急促的喘息声、哼声、叫声,时不时的,王家的儿子也会畅快淋漓的粗声喘息着。

听着这种声音,周青开始是头皮一阵发麻,然后是整个人都木然了,接下来就是身体的本能欲念开始了——那种无处宣泄的、难受的欲念,令他窒息得喘不过气来。他多么希望此刻自己身下也能有个女人,与自己创造一段叫人欲仙欲死的荒村野情事……

后来当屋内渐渐安静下来之后,周青还久久的、静静的、默默的、木木的趴在王家的窗户前,似在等待那种声音再次传来。

自那以后,周青每夜都会去稻田里抓青蛙的,然后路过王家的屋后。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王家媳妇的叫声已经留在了他的心灵深处,随时都有可能在他的耳旁回荡着。那种声音令他有了一种欲念的冲动和窒息感。所以,他现在连做梦都想要有个女人的。

就在这天午间,周青的父母从地里干活农活回来时,他老爸见他无所事事的躺在屋檐下的竹椅上,便一脸的不悦,铁青着脸,冲周青恼道:“你个短命鬼还真是个害人精!”

周青一听他老爸的这话,就火大了,回道:“那好啊,我这就短命去!”

说完,周青噌的一声就从竹椅上站起了身,奔村外走去了。

他老妈见他跑了,便急忙追上去,嚷道:“诶……你要去哪儿啊?”

“短命去啊!”周青头也没回的回道。

他老爸见他老妈要去拖住他,不料,他老爸更是恼火的上前,一把拽住了他老妈,言道:“不许去追!这孩子都是被你惯坏的!”

“你真的让他短命去啊?”他老妈焦急的回道。

“他短命就短命呗!反正有他没他,我们不还是一样的过活啊?”

“可就他这么一个儿子诶!”

“就他一个我都嫌多了的!”

“……”

其实,周青只是故意生气的,好让他父母在乎他。他以为他老妈会来拖住他,可是却被他老爸拽住了。但一时之下,他感觉自己要是就这么返回去了,是很没面子的,没有台阶可下的,于是他也就只好奔江边的方向走去了。

更有趣的是,他老爸拽着他老妈回屋后,反倒情趣了起来,冲老妈嬉皮笑脸的乐道:“不如……嘿嘿……我们现在就要一个吧?”

荒村野情 与好色村妇在深山老林中激情缠绵

荒村野情

他老妈想着儿子走远了,哪还有这心情啊,于是便回道:“去去去,一个儿子你都嫌多,哪还有心情和你再要一个啊?再说了,刚从地里干完农活,一身的汗,亏你还有心思想这个!”

他老爸却依旧是嬉皮笑脸的回道:“这汗不是干了嘛。就来嘛。正好趁着那个短命鬼不在,我们可以放开一点儿。平时那个短命鬼在的时候,你老是憋着没声,感觉特没劲。”

“去去去!真有你的!儿子都跑了,你还想着这个,唉……叫我怎么说你好呢?”

他老爸看他老妈不从,就愣是上前,一把将他老妈推倒在了堂屋的木桌上……

周青走到了村口,回头见他父母没有前来拖他回去,于是又回过头,抬头望了望前面的小山丘。

小山丘上杂草众生,十分茂盛,绿油油的,被午间的太阳照得亮晃晃的,很是刺眼。

在小山丘的正中间,已被江渔村的村民们走出了一条光秃秃的小道来。翻过这座小山丘,便到了大江边。

周青伫立在山丘前愣了愣,最后还是决定翻过山丘去江边溜达溜达。

正巧,当周青爬到山丘上的时候,碰见了王家的媳妇从江边回来。

荒村野情 与好色村妇在深山老林中激情缠绵

荒村野情

大概是这一年多,周青老是在王家屋后偷听王家的媳妇房事时的叫声,所以当他与她晤面时,他感觉甚是尴尬,不觉的,他就微微红了两颊。

也不知道王家的媳妇是去江里游泳还是掉到江里了,此时,只见她一身**的,尤其是在太阳的照耀下,透过她那贴身的、半透明的花色衬衫,隐约可见她的身子。

很有可能的就是王家的媳妇想去游江逃走?因为她也是被卖到这江渔村的。有可能是她感觉自己没能游过江去,所以又返回来了。

此时,村外一片寂静。静得可以让周青听见王家的媳妇的呼吸声。

就在周青与王家的媳妇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真想一下把她推倒在草丛中,然后就……

但是他却没敢那么做。可能是他胆小吧?

王家的媳妇跟周青也不是很熟,所以相互都没有打招呼。

因为那些被卖到这儿来的女的,都很少让她们出门认人的。其原因就是怕她们引诱别人家的汉子。

当擦肩而过之后,不料,周青倏然止住了步伐,回身朝王家的媳妇看去了。只见她迈步的同时,臀部一扭一扭的,那姿态特别的诱人。周青就愣愣的将目光定格在了她的臀部上。不觉的,他的身体又有了一种强烈的反应,但唯有学会忍着,因为无处可宣泄。

此刻,周青后悔了起来,心想,他刚刚怎么就没有把她推倒在草丛中呢?

他又在想,要是他刚刚将她推倒了,又会发生怎样的一幕呢?

最后,当王家的媳妇下了山丘,走远后,不见了身影,周青也就只好失望的回转身,奔江边走去了。

就在周青下了山丘,朝江边望去的时候,忽然,他发现了刘家的兄弟正焦急的伫立在江边,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不一会儿,刘家的大兄弟刘良冲刘冲说了句:“说好了哦,第一晚可是归我的哦。”

刘冲却是回道:“爸妈不是都说了嘛,上半夜归你,下半夜归我。难道你还想让我等一个晚上啊?”

“那好吧。就按照咱爸妈说的那样办吧。”

听着刘家兄弟在对话,周青不觉也就默默地止住了步伐,观测着。

大约几分钟之后,从远处的江面上隐约传来发动机的嗡嗡声。

周青忙举目望去,貌似有一艘快艇正在朝江边驶来。

再过了大约5几分钟之后,江面上的那艘快艇便清晰可见了。

周青睁大着双眼珠子,直愣愣的张望着江面上的那艘快艇,可见快艇上有3人,两男一女。前面的男的开着快艇正在向江岸靠近。后座上后面坐着一男一女。

刘家兄弟望着快艇渐近,激动得都快蹦起来了。

周青一直愣怔怔的呆立在原地,没有吱声,只是默默的观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不一会儿,快艇缓缓靠岸了,后座上的那个男的押着那个女的上了岸。

那个男的上岸后,只是心不在焉的瞟了刘家兄弟一眼,说了一个字:“钱。”

刘良则在欣喜的、兴奋的、激动的上下打量那个女的,貌似没有听见那名男子说什么。

他弟弟刘冲忙白了刘良一眼,说道:“钱。”

“哦哦哦,”刘良这才愣过神来,忙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打钱,递到了那名男子手里,“你数数,正好四万五。”

那名男子接过钱,大致看了看,也没数,只是冲刘家兄弟说了句:“好了,兄弟两人慢慢享受去吧。

说完,那名男子就转过身,跨上了快艇。

然后就只见快艇掉转头,离开了江岸,朝江面上驶去了。

至于这江面究竟有多宽?谁也不知道。反正只是一眼望不见对岸的。

荒村野情 与好色村妇在深山老林中激情缠绵

荒村野情

这时,刘家两兄弟便开始乐呵呵的打量起了那名女子。

那名女子的模样娇媚,稍有几分风尘,面上的胭脂味很浓。可以看得出,那名女子也不是什么傻呵呵的村姑,应该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接下来该发生什么了的。

如果结合江渔村来看,眼前的这名女子应该算是极品中的极品了的。总之是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的。

可以坦白的说,她如今落到了江渔村、落到了刘家兄弟的手里,简直就是上天开了玩笑的。

想想,这个世界真是有些可怕的,为了钱,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都有人做的。

此刻,周青仍旧伫立在原地,呆楞瞅着眼前的那名女子,两眼都发直了,直放蓝光,心想,这不就是我理想中的女子吗?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娇媚的模样,诱人的身材。

周青正在暗想着,不知道将来我父母能不能也帮我买这一模一样的女子?要是这名女子现在就说——我不要跟你们刘家兄弟,我要跟周青,那该多好啊?

可事实证明,周青只是在痴人说梦。

很显然,刘家兄弟已经付了4万多块钱的,这名女子是谁也抢不走了的。按照村里的规矩,谁家付了钱,就是谁家的媳妇了的。

那名女子见刘家兄弟只顾傻眼的打量着她,所以她也就没有吱声。

但,为了打开了这尴尬的局面,刘家兄弟蛮善心的冲那名女子问道:“请问……你吃午饭了吗?”

那名女子瞟了刘良一眼,没有回话。

刘良看她不说话,他也就心里毛了,不禁傻乎乎的挠了挠后脑勺,又问道:“你怎么……不说话啊?”

那名女子还是没有吱声。

这时,他弟弟刘冲心里也发毛了,也挠了挠后脑勺,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那名女子依旧默默不语,然后来回打量了刘家兄弟两眼,见他俩都是纯朴善良的人,于是她终于开口说话了。

那名女子言道:“两位大哥,我求求你们俩就放过我吧!刚刚的那4万多块钱,我可以给你们的。”

一听这话,刘冲可就不干了,恼道:“你说的好听。我们可不是因为心痛那4万多块钱的哦。我们兄弟只是因为娶不到媳妇才辛辛苦苦积攒了那4万多块钱的。”

刘良听弟弟那么一说,他也就发言了:“就是。不是为了娶你,我们兄弟俩也没有必要辛辛苦苦积攒4万多块钱的嘛。而且就算你给了我们4万多块钱的话,我们也没处花去啊。现在我们兄弟俩只要娶你,不要钱的。”

那名女子很是无奈,但她还是不甘就这样被沦陷了的,于是她言道:“你们知道吗?你们这只是违法行为的!娶我,也是需要我本人同意的,否则的话,你们这就是违法行为的。”

“嘿,”刘冲一声冷笑,“违法?什么叫违法啊?不懂诶?反正我们村里有大部分都是这么娶妻的,也不违法啊?也没有人来抓他们的啊。”

“反正你们俩要是强迫我的话,就是违法的。”那名女子似乎也没有耐心跟他们俩**律了的——因为他们不懂,说了也是等于对牛弹琴的。

可刘良似乎也没了耐心,他挠了挠后脑勺,心想,她奶奶的,老子花了4万多块钱就买了这么个女的啊?跟老子讲什么狗屁法律?

这一想,刘良开始给那名女子来了个下马威,警告道:“诶!我们可是已经付了钱的哦!你要是……就别怪我们兄弟俩动怒了哦!”

荒村野情 与好色村妇在深山老林中激情缠绵

荒村野情

“你们要是这样的话,我就喊了哦!”那名女也不甘示弱。

“嘿,”刘冲又是砰然一声冷笑,“喊?你喊什么鬼东西啊?”

“我喊救命啊!”

“嘿,那你就喊呗!

那名女子很是无奈,暗自怔了怔,然后扭头望了望这茫茫无际江面,只见水波荡漾,什么也看不见。不觉的,她也就感觉到了迷惘了,没救了……

刘良见那名女子像是快要哭了,忙哄道:“好了,你别哭吧。我们兄弟俩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只要你乖乖的做我们刘家的媳妇,我们什么活计都不会让你干的。包括你的衣衫,我们都会帮你洗的。里衣里裤,都可以帮你洗的。”

“那……”那名女子愣了一下,忍住了哭,抬头看了看刘良,“但我有个条件,你们俩都不许碰我的。”

“嘿,”刘冲冷笑道,“那怎么可能?你想想,我哥哥都30岁了,我也28岁了,好不容易才娶了你,怎么可能不让碰呢?”

此时此刻,那名女子万般的无奈,欲哭无泪的来回瞟了瞟见刘家兄弟,感觉自己已经是羊入虎口了,无从逃脱,心里也就绝望了

刘良也是个善良憨厚的人,他也看出了那名女子的无奈,于是他便好言好语的冲那名女子说道:“你放心好啦。我刘良可以保证,只要你肯乖乖的做我们刘家的媳妇,我们家人都不会亏待你的。什么好吃好喝的,都会先紧着你吃喝的。日后,我们兄弟俩也会实心实意的对你好的,绝对不会打你骂你的。”

那名女子听刘良这么憨厚的一说,心里也多少有了点儿化学反应,不觉也就默默的审视了刘良一眼,但没有言语。因为她心里想的,依旧是如何应付他们兄弟俩?

可她心里也清楚,一时想要逃走的话,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除非她能游过眼前的江面。但是,她刚刚被送来的时候,心里已经清楚了这江面到底有多宽,她肯定是游不过去的。而且她自己更清楚自己的水性不好的。

哪又如何逃离?

这时她此时正在心里焦虑的问题。

忽然,刘冲看在这江岸已经磨蹭了半天,父母还在家里高兴的等新媳妇一起吃午饭呢,于是他便冲那女子说道:“好了,我们先回家吧。我父母还在瞪着你一起吃午餐呢。”

那名女子见刘冲讲话也比较亲切,心里也就少了几分顾虑,心想至少不会挨皮肉之苦的。

刘良听弟弟这么一说,他也说话道:“对了。我们先回家吧。放心,我们兄弟俩不会就这么娶了你的。我们家也会按照我们的村里的规矩,选个喜庆的日子,大摆酒席,算是正式娶你过门的,你也不是没名没份的,你就是我们刘家的过门媳妇。”

此时,那名女子又愣了愣,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那名女子也就缓慢的迈开了步子,同刘家兄弟一同走去了。

可是刚迈了几步,谁料,那名女子扑通一声就投身跳进了江里,只见平静的江面瞬间水花四溅,水波荡漾。

刘家兄弟俩一愣神,兄弟俩就是不约而同的一个饿狗谱屎的姿势跳进了江里。同时落水,发出了扑通的一声巨响,水花四起,水波激烈的荡漾开去。

虽然刘家兄弟俩同时跳水的姿势不雅,但是那种协调性和配合性绝对不亚于跳水运动员的双人跳。论水性,他们兄弟俩更是不亚于跳水运动员的。。因为江渔村的村民们,只要是个人都会水性的,这貌似就是他们的天性一般。

刘家兄弟俩落水后,不一会儿,就将那名女子提上了江岸。只是三人都弄了一身**的。刘家兄弟心想,反正是炎热的夏季,就当是降降温了。

这时,那名女子万般无奈的坐在江岸的草地上,心里已是充满了绝望,貌似什么也不说了、什么也不想做了。

刘良用手抹了抹头发上的水珠,然后冲那名女子恼道:“你要是再这样的话,就别怪我们兄弟俩不讲道理了哦!礼也只让三分的哦!你不要这样不识抬举的哦!”

刘冲也用手抹了抹头发上的水珠,冲那名女子一声冷笑,说道:“嘿,你要跟我们村里人比水性的哦!你要是愣是这么不老实的话,我们兄弟俩也就只好来蛮的了哦!”

听着刘家兄弟俩的话,那名女子没有吱声,只是显得一脸委屈和悲恸的样子,两眼无神的、呆呆的凝望着江面。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良久之后,那名女子叹了口长气:“唉——”

然后她也就倏然从江岸的草地上站起了身,冲刘家兄弟说了句:“好了,我跟你们回家吧,我也饿了。”

由此看来,她也只好屈服了。

……

这时,周青将刘家兄弟正要带着那名女子走来,于是他也就忙装着无所事事的迈开了步子,溜达了起来,像是在以这种姿态告诉刘家兄弟——他刚刚什么也看见,只是刚刚从山丘上下来的,打算去江里游泳的。

相互渐渐走近后,一碰面,刘良抬头见是周青,忙乐呵呵的冲周青说道:“周公子,出来散散心啊?”

因为周青已经有将近一年不肯下地干活了,所以在江渔村已经是出了名的懒,所以人人都称他为周公子了。显然,这是大家在贬低他。

周青也忙乐了乐,趁机打量了那名女子一眼,故作惊疑道:“呃?你们兄弟俩娶媳妇了啊?”

“是啊。”刘冲乐呵呵的回道,“刚刚娶的。怎么样啊?漂亮吧?”

“嗯?我好看看哦。”趁机,周青又是正眼上下打量了那名女子一番,惊喜的夸道,“哇!好美哦!你们兄弟俩真有福气!”

“美吧?”刘冲更是心里美滋滋的回道。

“嗯。”周青忙点了点头,“算是江渔村的第一美人了!”

“嘿嘿,”刘良傻呵呵的、美滋滋的乐了乐,“周公子讲话就是有水平哦。不愧为我们江渔村的才子。”

实事求是的讲,周青却是算是江渔村的才子了的。因为在这江渔村,唯有他一人到了高中学历,所以说是才子也不算为过的。为此,村长也曾找周青谈过很多次的,想让他做村干部,可他就是不干。

刘冲看出了周青眼中的惊羡,于是他便风言风语的乐道:“很便宜的。才4万多块钱的。你周公子也努努力,积攒点儿钱,赶紧娶一个吧。就凭你周公子的干劲,一年就能可以了的。”

片刻后,他忽然弯腰拾起了一块石头,挥手往江面抛去了,然后可见石头在远处的江面咚的一声溅起了水花,水晕荡漾开去。

在江边玩了一会儿之后,他开始迈步朝江边树林的方向走去了。

一边走着,他就一边回想起了他的第一次,回想起了罗家的媳妇于静。在他现在的记忆中,他忽然感觉于静的身子是那么的暖,那么的柔。

想着,他忽然在心里说道,格老子的,怎么罗家的媳妇就没有拼了命的来找老子带她逃走呢?

他又想,他娘西皮的,这个鬼书教得,害得老子好久都没能来这江边了的,也不知道今日还能不能碰见于静?只有她和老子做的时候,特别的温柔的……

周青则是涩涩的笑了笑,回道:“得了吧。你们兄弟俩就别取笑我了吧。”

周青也不傻,也知道自己懒了,不肯下地干活了的,当然知道刘家兄弟是在取笑他的。更知道全村人都在取笑他的。可他心里却在想,我过我自己的生活,就让你们取笑去吧!我就当是路过时,有狗在叫。

这会儿,刘家兄弟也没空闲继续取笑周青的,所以刘良便说:“周公子你就慢慢散心吧,我们回家了。”

“嗯。”周青点了点头。

等刘家兄弟带着那名女子走远后,朝山丘爬去的时候,周青倏然回转身,将目光定格在了那名女子的后背上,心想,多好的女子啊!就被他们兄弟俩糟蹋了,也不便宜我……

看着人家娶妻,周青也只有羡慕和妄想。

这天,这江渔村的周公子溜达到了江边,眼瞧着了刘家兄弟娶妻的这一幕,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心想,人家刘家兄弟今晚可又是洞房花烛夜了,而我呢?

特别是在他的脑海里再次显现出刘家兄弟刚刚娶的那名女子的模样时,他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心想,好女子都让人家抢先娶了,不会等我娶妻的时候全是些残花败柳了吧?

貌似王家媳妇的模样和身材也不错……不觉的,周青又想起了王家媳妇,她午夜的叫声又在他的耳畔回荡了起来……

唉,周青不禁暗自叹了口气,心想,可惜我只有偷听人家尽欢的份啊!

荒村野情 与好色村妇在深山老林中激情缠绵

荒村野情

反正也无所事事,周青也就沿着江岸往下游的方向溜达去了。

再往前走大约一里路远,就是山水交接的地方了,那里是一座深山老林的山脚下,山上树荫成林,去那儿找个草地躺着,正是纳凉的好地方的。

正当午的太阳如火,晒得头顶直发烫,所以周青当然是想去那山里找个阴凉处歇脚。

夏季暖风吹拂,江岸的青草随之摆动,景色秀丽,空气清新。

走了大约10几分钟之后,周青来到了山水交接的地方,奔树林中钻去了。

树林中有着一种浓郁的草腥味,但那种味道却是很好闻的。

周青钻进树林后,默默的走了不一会儿,意外的,他发现了新大陆——此刻不远处,正有一名女子蹲在草地中小便。

在望见这一幕之后,周青当即就呆立住了,屏住了呼吸,像是生怕弄出响动来,被那名女子发现。于是他下意识的蹲下了身子,两眼直愣愣的盯着那名女子的私处看,瞬息间,不只不觉的,他已经有了一种强烈的身体反应……

这一次,很意外的,周青终于亲眼见到了女子的那玩意。但距离很远,他也只是看得模模糊糊的,毕竟那地方只有那么两指大小的,而且还被一片黑乎乎的东西遮掩一点儿。

此刻,在周青心里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很想走近去看看,但是他却又怕弄出声响来。就像一位猎人怕惊动了一只鸟儿一样。

周青认识那名女子。她是罗家去年年底娶来的媳妇。至于具体叫什么名字,他也不知道的。只是在村里见过她几次面的,反正知道她是罗家的媳妇。

那名女子为什么一个人跑到这深山里来?

原因只有一个,她应该是在想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逃走的。

可这江面也望不到对岸,而这深山又走不到头,所以她也就只好返回来了。正巧在这时,她内急,所以也就随地……

反正在这僻静的村落,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有人来这儿的。

至于这次周青的出现,那纯属意外,没有巧合的。

荒村野情 与好色村妇在深山老林中激情缠绵

荒村野情

不料,罗家的媳妇正在方便着的时候,意外又再次发生了——忽然,罗家媳妇瞅见跟前有一条背面青色的蛇正在朝她的方向缓慢的爬行着。

瞬间,她头皮一阵发麻,眉头一锁,随之,水也就嘎然而止,断了。其实,她还没有尿完的,只是被惊吓的。

猛然,罗家的媳妇惶急起身,欲要提起裤子,谁料,她这一个动作却是惊怒了那条青色的蛇,只听见跐溜的一声,那条蛇一口就咬住了她的小腿,惊吓得她仰身跌倒在了草地中,同时发出了一声惨叫:“啊——”

之后,她整个人像是被吓得昏了过去,没了声音。

见此情形,周青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心想,救命要紧。

倏然,周青噌的一声,就奔罗家媳妇跑了过去。然后他冷静的盯着那条蛇的七寸位置,弯下腰,伸手就捏住了那条蛇的七寸,抓了起来。

这时候,罗家媳妇刚刚被惊吓得貌似没了知觉,也忘了自己的裤子没有提上,只是呆傻的瞪大着双眼,望着周青抓起那条蛇之后,只见他咔嚓的一声就拧下了那条蛇的脑袋,眼瞅着这血腥的情景,吓得她又是尖叫了一声:“啊——”

周青将那条蛇的脑袋拧下之后,随着就将那条蛇抛向了远处,显得很是一副沉着冷静的样子——很像一位无畏的英雄。

周青毕竟是上过学的人,所以在这种关键时刻,他脑海里想着的只是尽快救治罗家的媳妇的。尽管她的裤子没有提上,但他是没有往她那儿看的。

周青见罗家的媳妇呆傻的躺在草地上,貌似身体还在心有余悸的颤抖着,只顾木木的睁大着双眼珠子望着他,于是他便冲她说道:“没事了。它已经死了的。你不用怕了的。”

说着,周青就蹲下了身,撩开了她的裤管,看了看刚刚被蛇咬的地方,然后他趴倒在地,俯身下去,就替她吸出了蛇毒。

接着,周青起身左右环顾了一下,朝右侧挪了两步,伸手扯下了一把臭草(当地人的都这么叫的),然后他又用臭草擦了擦那被蛇咬过的伤口。

待伤口处理完毕之后,他冲罗家的媳妇说道:“好了,没事了的。刚刚那只不过是一条草鱼蛇,没有多大毒性的,而且我也帮你蛇毒吸了出来,也用臭草擦了伤口,肯定没事了的。”

渐渐的,罗家的媳妇也慢慢的缓过了神来,躺在草地中看了看周青,言谢道:“谢谢你!”

“不客气!”周青回道,随着,不觉的,他的目光也就游荡到了她的私处。

这一看,周青忽然像是失了魂一般,整个人都傻了。

荒村野情 与好色村妇在深山老林中激情缠绵

荒村野情

倏然,只见周青急忙站起了身,随之,他滑开了皮带,然后就只见他的裤子掉在了脚后跟……

罗家的媳妇见状,傻眼了,忙道:“你……”

她本来想问他——你要干吗?但是她忽然一想,他刚刚救了她的命,也就没有说出口了。

所以她也就任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吧。

……

毕竟是第一次,周青着急忙慌的,所以还没开始,刚刚触碰到那地方,他就泄气了的。

此刻,他很尴尬,心里在埋怨自己,我怎么这么没用啊?

罗家的媳妇看出了周青的心思,不禁善心的、轻声的说了句:“你不要这么着急嘛。”

很显然,她这都是经验之谈。

周青脸涩涩的看了看她,低声的回道:“我……”

“第一次啊?”

“嗯。”周青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再等一下你就好了的。”

“你……还能给我一次?”周青迟疑的问了一句。

“嗯。”

此刻,沉静的深山老林,貌似泛起了一股热浪,有一种低沉而又惬意的声音荡漾开来了,穿透了整个树林,回荡在树林的上空……

正午的太阳透过树叶的缝隙,星星点点的撒落树林中。林中草色翠绿,草腥味很浓。

在星星点点的阳光下,是周青正在与罗家的媳妇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