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有道,一个不“人云亦云”的网站!
健康有道网>休闲>奇闻异事>文章正文

西方国家动物恋:竟然有人花钱嫖马

“我的名字叫奥利弗(Oliver Burdinski)。我和我的狗乔伊(Joey)一起住在德国柏林。我是一名动物恋者。”

奥利弗养了一条蓝眼睛的哈士奇。在接受采访时,他温柔地抚摸着哈士奇,语气柔和。“我不会伤害它,因为我才是下面那个。它可能会伤害到我,但我绝不会伤害它。最重要的是,它也很喜欢,而且很满足。”

“我第一次发现我对动物的喜爱超过了正常程度,是在13、14岁的时候。那时家里养了一只德国牧羊犬,它是我第一位‘动物伴侣’。我只喜欢雄性动物,尤其是公狗。”

在他刚刚成为动物恋者时,他养了三条狗。在那段疯狂的日子里,三条狗甚至会争斗,最终的胜利者可以与主人同床共枕。

西方国家动物恋:竟然有人花钱嫖马

动物恋者奥利弗

动物恋可以上溯到人类文明初期,希腊神话中也不乏对动物恋的描写,而如今,动物恋开始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到阳光下,他们要求得到公众的理解。德国和挪威的社会活动家好不容易把动物恋列进了法律禁止范围内,在丹麦,却兴起了动物恋旅游业。

去年,德国正式立法禁止动物恋,引起了全世界媒体的关注。德国的法令遭到了动物恋者的反对,一个名为ZETA的组织(Z为Zoophilia首字母)是强力反对者之一。

西方国家动物恋:竟然有人花钱嫖马

奥利弗养了一条蓝眼睛的哈士奇

这个组织的成员都承认他们曾与动物发生过性行为,很多人也有人类伴侣,而且伴侣都知道他们有这种倾向。这个组织曾经试图在德国注册团体,但最终被叫停。

ZETA宣称,如果动物并没有受到伤害,禁止动物恋的法令就是“道德法”。在希特勒统治期间,严格的道德统治给这个国家留下了惨痛的教训。ZETA坚持禁令是“道德法”,是与德国宪法精神不符,但德国政府拒绝承认ZETA的合法性。

哈弗贝克博士(Dr. Edmund Haferbeck)是PETA(善待动物组织)德国分部的科学法律部门主管,他评价这次立法是“既成功又失败”——虽然在禁止动物恋行为上取得了胜利,但在其他动物权利立法上却没能突破。德国参议院于2013年2月通过了此项法令,随后交给总理默克尔签署生效。

“动物恋和兽奸已经成了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灰色地带。但在丹麦,这是合法的。”哈弗贝克随后吐槽了一句:“在丹麦,什么都是合法的。”

丹麦动物权利保护者卡罗林(Karoline Lundstrom)有些忿忿不平:“去年德国禁止动物恋,今年是瑞典。好多人跑到丹麦来虐待我们的动物。”

丹麦并非是唯一一个可以合法与动物发生性关系的地方,实际上,美国好几个州已经把这种行为合法化,包括阿拉巴马、康乃狄克、夏威夷、肯塔基、内华达、新罕布什尔、新泽西、新墨西哥、北卡罗莱纳、俄亥俄、德克萨斯、佛蒙特、西维吉尼亚、怀俄明和华盛顿特区。

西方国家动物恋:竟然有人花钱嫖马

动物恋和兽奸已经成了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灰色地带

但如今,丹麦国内禁止动物恋的呼声越来越大。

丹麦记者玛吉特(Margit Shabanzadeh)一直在关注动物恋问题。她曾经报道过一个训练狗卖淫的妇女。虽然妇女一直坚称对狗的健康无碍,但玛吉特说,“那只狗明显受伤了,步履蹒跚,对人类充满厌恶和恐惧。”

西方国家动物恋:竟然有人花钱嫖马

动物恋

“我们还发现了一个组织人们到丹麦旅游的德国团体,因为在丹麦动物恋是合法的。有一个男人告诉我怎么和马发生关系,这是他的生意。经常有满载游客的巴士开过来,游客们付给他钱,就能和马发生关系。这在社会上存有很大争议,但现实情况是,如果动物没有受到伤害,就没人制止。”

越来越多的报道引起了丹麦公众的关注,他们大声疾呼,要求政府与德国看齐,立法禁止动物恋行为。

丹麦的一名兽医林恩(Lene Kattrup)拿出了一本文件,其中一页密密麻麻记载着一项瑞典研究中列出的动物伤害列表。她说:“这不是一个道德问题。如果一个人想要站在马面前进行手淫,我就觉得没问题。我要保证动物们的幸福生活,让它们不受伤害。”

动物恋者有自己的交流网络。然而最近,他们用于交流和组织聚会的网站成了警察抓捕他们与虐兽者的线索。动物恋者们一直试图与虐兽者(beast)划清界限。在他们看来,他们对动物是有爱恋的感情,而虐兽者则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

奥利弗是ZETA的一名成员。他这样解释自己的组织:“这是一个为动物恋者争取权益的组织。我们努力让人们理解我们是怎样一群人。我们从不残忍对待动物,我们也想要通过相关法律来保护我们的权益。”

ZETA成立于2009年,如今已经有200多名成员。在奥利弗看来,“组织”对动物恋者十分重要。“人们对我们产生误解甚至愤恨,一些动物恋者甚至遭到了严厉的惩罚,这也是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会想要个组织。我们需要一个组织,向人们解释我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西方国家动物恋:竟然有人花钱嫖马

动物恋者有自己的交流网络

“一些动物权益保护者,他们歇斯底里而且没有一点证据,比如说我们每年在德国残害50万只动物,或者德国有上百家动物妓院,这是不可能的。”

动物权益保护者卡罗林起初也是个动物恋者。她回忆起第一次与动物发生性关系,颇有些不好意思:“我第一次和狗发生关系是几年前,是我和丈夫的结婚纪念日那天。虽然我觉得这样做不对,但我就是想试试。”

西方国家动物恋:竟然有人花钱嫖马

动物恋的伦理争论还在继续

“第一次在网上搜索‘动物恋’时,我觉得就像是犯罪。我很痛苦,因为感觉我认同这个行为。但这就是错了。我知道在丹麦有动物恋,但很难找到证据。媒体想调查并公之于世,但他们没有进入这个群体的渠道,就算你够幸运可以去聚会的地方,你也不能带摄像机,所以我们都是在论坛上看到那些视频的。人们自己拍摄上传,一周好几次,这些人其实是在自己提供证据。”

“当我看到这些视频时,我觉得很恶心。丹麦政府在动物保护上做的太不够了。他们必须采取措施禁止动物恋。他们觉得丹麦动物福利法已经足够了,但问题是没把动物精神伤害纳入范围内。很多时候,警察无计可施,因为这在丹麦不犯法。”

如今,她成为了网上的义务警察,渗透进动物恋的交流网络之中,搜寻动物恋者组织聚会的网站。

关于动物恋的伦理争论还在继续。在人类卖淫行为还存有极大争论的今天,动物恋行为显然严重冲击了人类的道德观念。支持者称他们眷恋动物,把动物视为伴侣;反对者称动物恋者没有尊重动物的意愿,损害了动物的权利。

双方都宣称自己爱动物,而不会说话的动物,又如何表达自己的观点呢?

今日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