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有道,一个不“人云亦云”的网站!
健康有道网>运动>武术健身>文章正文

我国南方武术的发展

基于地理环境的原因,中国武术起源于北方,后来经过时代潮流的冲洗与变更,逐渐向南方发展,并形成南方武术的流派——南拳。南拳形态丰富,拳理体系庞杂,门派套路众多,拥有极高的知名度。
但是人们对于南拳的起源和早期发展却知之甚少。它不像少林寺那样,有脉络清晰的传承体系、历代高僧;也没有武当峨眉那样,有可供寻根问祖的神仙道场、巍峨宫观。人们甚至说不清许多早期南拳大师的名字和身世,也无法考证一些流传至今、形态奇特的拳法的真实来历。
从史书记载来看,南方武术的第一个兴盛时代是在南宋。
公元1127年北宋靖康之乱以后,宋高宗赵构南渡称帝,建都临安(也就是今天的杭州),史称南宋,杭州从经济中心转变为政治文化中心。
来自北方的军人也带来了他们的武艺,北派武术强势进入南方,开始影响南拳的发展。南宋临安武术的盛行,与当时抗击北方辽金入侵的历史背景密不 可分。南宋之初名望最高、号称“中兴四将”中的三位——韩世忠、刘光世、岳飞都是北方籍高级将领。明清时代江南盛行的岳家枪法,据传就是当年岳飞驻军后裔 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今天在湖北武穴和广东客家地区流传的岳家拳法,仍然保留了功架舒展、刚劲硬朗的北方武术特点。
南宋皇帝赵构也算是武艺超群。史书记载赵构可以双臂各平举110斤的重物行走数百步。他还擅长骑马射箭,开弓可达一石五斗。在皇城中,他组织 了相扑营,100多名相扑高手从全国选拔征调而来,每3年举行一次比赛,选拔优胜者出任军队基层官员。皇帝的身体力行,以及推动武术的种种措施,极大促进 了南宋武术的发展。
公元1156年前后,宋高宗赵构重开停废多年的武科举考试,在临安设立武学,作为培养军事人才的最高学府,并规定武学学例与国子监同,大大提 高了武科举的地位。一时间,临安成了全国习武者向往的中心。然而出乎人们意料的是,在随后若干年武科举考试中,北方武艺并没有显现优势,而来自江南温州一 个偏僻地方的武举子们却大出风头。
温州苍南,旧属平阳县,自古以尚武而闻名,时至今日在苍南乡镇民间,只要有宗祠庙宇的地方,就能见到热闹的习武场面。现在苍南流传的拳法套 路,大多是经由家族内部祖辈传承而来,有些套路名称在以往普查的全国武术名录中难以查到。由于古代这里地处偏远交通不便,许多古朴技法得以保留至今,我们 可以从中领略些许早期南拳风貌。
元朝为了加强统治,政府多次发布禁武令,南方武术也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制。
明代初年,朱元璋以严刑厉法高压方针治国,对民间习武采取谨慎防范的态度,武术的发展仍然受到压制。到了明朝中期以后,随着倭寇威胁的迫近,南方武术又迎来第二次发展的机遇。
明朝嘉靖年间,倭寇之息发展到了极点,较大规模的攻击往往纠集上百艘战船、人数上万。倭寇在浙江福建沿海一带攻城略地、杀人放火、奸淫掳掠、 无恶不作,沿海民间传习的武艺功夫远远不能抵抗倭寇,戚继光的到来遏制了倭寇的嚣张气焰。戚继光不仅是一位军事家,也是一位精通武艺的武术家。他在东南沿 海抗倭期间撰写的几部著作,是我国古代军事武艺实践指导方面的典范之作。
公元1560年前后,素有威名的戚继光被调任到倭患最为严重的浙江台州地区主持抗倭战斗。他深知要想扭转抗倭战争的颓败局面,就要从训练士兵 的个人武艺着手。作为一位来自北方的武术家,戚继光也十分重视吸取南方武艺之长。戚继光把拳法绘制成图,写成口诀,发给士兵练习。他强调,拳法是所有武艺 的入门根基,要想学好刀、枪、剑、棍等兵器,就必须学好拳法。戚家拳后来随着士兵退役在东南沿海传开,至今流传在台州地区的南拳还保留着戚家拳的若干特 色。
明代士兵上阵杀敌均配备以枪棍为主的长兵器,戚继光在自己的著作中,更是对同时代的一位棍术高手推崇备至,他就是闽南的抗倭将军俞大猷。
俞大猷是明代南方武术发展里程碑式的人物。身为统帅千万兵马的将军,他却始终保持着武林侠士的孤胆英雄本色。他的武艺根底来自闽南宋代皇族后 裔的家传功夫,他的棍法据说源自少林,却又青出于蓝,号为天下第一。俞大猷的棍法在当时就享有盛名。戚继光对他推崇备至,在《纪效新书》中对他的棍法做了 详细介绍,并将其作为士兵的必修武艺。明代另一军事家何良臣在其著作《阵记》中谈及棍术时,认为俞大猷的棍法已经达到别人难以超越的境界。
对于俞大猷棍法的门派渊源一直有多种说法。一种观点认为,俞大猷的棍法源自宋太祖赵匡胤首创的太祖棍,是源远流长的北方武艺。另一种说法认为,俞大猷的棍术源自一种糅合了剑术的独特的少林棍法。
俞大猷本人也对剑情有独钟,他将自己撰写的棍法专著命名为《剑经》,他把棍比喻成长剑。《剑经》不仅讲到了棍术使用的一些要领,而且还有不同的训练方法,其中使用的一些武术术语直到今天还在泉州的武术界流传。
作为一位南方武术名家,俞大猷对北方少林武艺很关注,能够看到北方少林棍正宗是他的心愿。但是俞大猷没有想到,此时少林棍术精髓已经不在少林了。
明嘉靖十四年三月,俞大猷率军自北方南下,途经嵩山少林寺,会见了当时少林寺住持小山上人,希望能看到正宗的少林棍术。小山上人久闻俞将军盛名,赶忙集合全寺所有精通棍术的武僧,各人施展看家本领。但是俞大猷看了以后却大感失望,他认为少林棍术已偏离实战技击精髓。
在众武僧议论纷纷之时,俞大猷褪去长衫,挥舞齐眉棍,将平生练就的荆楚长剑棍法尽数演练出来。众武僧从未见过如此凶悍风格的棍法,齐声赞叹。 小山上人也意识到,久不实战导致少林棍术的退化。而他的回应也颇显一代名僧的大家风范——小山上人当即决定,要学习俞大猷棍法,重建少林棍法正宗精髓,于 是在众武僧中精选两人跟随俞大猷南下,在实战中学习棍术。3年后,两位武僧艺成出师,回到嵩山少林寺将俞大猷的棍法一代代传承下来。至今少林寺出版的武学 书籍,仍将俞家棍列为少林棍术必修的经典。俞大猷回传少林棍术的故事,是南北武术交流互动的一段佳话,堪称明代南方武术发展的巅峰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