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有道,一个不“人云亦云”的网站!
健康有道网>运动>武术健身>文章正文

张三丰论内丹功法

张三丰论内丹功法
关于张三丰其人,历来传说很多,姑且不论,但他对内丹功造诣很深,确有据可查。兹根据气功古籍,综述如下。

一、张三丰论炼己功夫
《玄机直讲》中说:“初功在寂灭情缘,扫除杂念,是第一着筑基炼己之功也”。
1.练已的涵义
炼己是内丹功法最基本的要求,贯彻于整个过程中,不可须臾或离,所以也称炼己筑基。所说筑基,一是指“炼己”阶段,或指内丹功法第一步炼精化气小周天,是强调炼己这步功法的重要性。
什么叫炼,明代伍冲虚《天仙正理》上说:“谓炼者,即古所谓:苦行其当行之时曰炼,熟行其当行之事曰炼,绝禁其不当之时亦曰炼,精进励志而求其必成亦曰炼,割绝贪爱而不留余爱亦曰炼,禁止旧习而全不染习亦曰炼”。这是要求排除外界联系、爱好,要诚心,下苦功夫。所以取其炼字,是取外丹冶炼、洗炼之意。
什么叫己,己是己土,是心意,是意念。这是从易经“纳甲法”来的。所谓纳甲就是以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个大干与《周易》上的八卦;乾、坤、良、兑、坎、离、震、巽配合起来,如“乾纳甲、壬,坤纳乙、癸,已纳离”等,而“心为离”,故己即指人心,正如清代柳华阳《金仙证论》中说:“己即我心中之念耳”。在五行中己属中央戊己脾土,为此又称己土;土为黄色,在内丹功法中又称“黄婆”,名称虽不同,实际只是指意念。
综合上述,炼己这步功夫,就是指如何集中意念,不断排除杂念。宋代张伯端《悟真篇》中说:“若要修成九转,必须炼已持心”。张三丰《玄要篇》中说:“未炼还丹先炼性,未修大药且修心”。所说的持心、炼性、修心,都是对炼己的要求。张三丰在《道言浅近》中进一步指出:“大道以修心炼性为首。……修心者,存心也;炼性者,养性也。存心者,坚固城廓,不使房屋倒坍,即筑基也;养性者,浇培鄞鄂,务使内药成全,即炼己也。心朗朗,性安安,情欲不干,无思无虑,心与性内外坦然,不烦不恼,此修心炼性之效,即内丹也”。
2.正念与杂念
炼己的要求之一,就是要建立正念,扫除杂念,《玄机直讲》中说:“每日先静一时,待身心都安定了,气息都和平了,始将双目微闭,垂帘观照心下肾上一寸三分之间,不即不离,勿忘勿助,万念俱泯,一灵独存,谓之正念”。所以正念是指在练功过程中不断排除杂念保持清醒的、集中精力练功的意念。正如元代陈虚白在《规中指南》中指出过的:“盖无念之念,谓之正念”。此无念即指无杂念。较正念更胜一筹的,张三丰称之为“真神”。他在《道言浅近》中说:“神要真神,方算先天。真神者,真念是他,真心是他,真意是他。……丹家云,一念从规中起.即真神,即真念也。又云,微茫之中,心光发现,即真神,即真心也。又云,定中生慧,一意斡旋,即真神,即真意也。真神从不神中炼出,学者知之”。能做到这样,应该是已达到较高的炼己要求了。
与正念相对的是杂念,杂念的根源是情缘。杂念是指练功过程中,各种杂乱的念头纷至沓来或此起彼伏,以致意念不能集中到练功上来,又称散乱。正如张三丰《玄要篇》中说的:“初下手时最难行,离了散乱又昏沉”。按散乱原是佛教用语,指贪嗔等烦恼,使心思分散的那种心理过程。古代练功人土常喻喻为心猿意马,认为是练功的主要障碍之一。一般的练功中杂念,大都是原来于工作中、生活中遇到或考虑到的问题;有些是原来不曾想到,或很久前的事情,在练功中反映出来,影响了练功的正常进行。亦有在练功中胡思乱想,想到一些使人气愤、懊丧、恐惧、恼怒之类的事情,以致情绪激动,心神不宁,这称为恶念。在练功中某些杂念,是基于练功者不纯正的思想意识,不正常的欲望发展而来的,则称为邪念。上述产生杂念、恶念、邪念的思想、事物,即为缘。在练功中出现邪念、恶念时要停止练静功而只做动功。
在练功中不断出现杂念,这是止常现象,不可能要求一功中不出现些杂念,实际上也不会一功中都是杂念。只要情绪乐观,准备工作做得充分,专心在练功上,杂念就自然减少。对待杂念,既不能讨厌,又不能硬驱,而是要在出现时能及时警觉,能比较顺利地排除它,这问样可以收到练功效果。当然,“人杂念少者,得丹早;杂念多者,得丹迟”(《玄机直讲》)。这里的得丹,是指练功效果。
张三丰所说的昏沉,则是指练功中用意不及,以致忘记了原来的练功要求,而出现昏昏沉沉的状态。如隋代智顗在《童蒙止观》中所描述的:“坐时心中昏暗,无所记着,头好低垂”,其甚者“觉心志散慢,身体逶迤,或口中流涎,或时暗晦”。发现此类情况,必须及时纠正,否则功夫下长进,也收不到应有的效益。
3.凝神调息
炼己的方法,就是凝神调息。张三丰《道言浅近》中说;“凝神调息,调息凝神八个字,就是下手功夫”。什么是凝神。他又说:“凝神者,收己清之心,而入其内也。心未清时,眼勿乱闭,先要自劝自勉,劝得回来,清凉恬淡,始行收入气穴,乃曰凝神”。心止于脐下曰凝神”。所以凝神是指已排除杂念,精神安宁,意念专一的炼功状态。明代陆潜虚在《玄肤论》进一步说:“凝神之要,莫先澄神;澄神之要,莫先遣欲。《清静经》曰: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又说:“所谓凝者.非诀然不动之谓也,乃以神入于气穴之中,与之相守而不离也”。所谓气穴,《玄肤论》中又说:“夫气穴者,乃吾人胎元受气之初,所禀父母精气乃成者,即吾人各具之太极也。其名不一,曰气海,曰关元,曰灵谷,曰下田,曰天根,曰命蒂,曰归根窍复命关,即一处也”。这许多名称,都是指几下丹田。下丹田的具体位置,张三丰在《道言浅近》中指出是脐下一寸三分,也即规中,也即玄关。由于凝神入气穴重要,所以被视为内丹功的诀窍之一。正如《还丹复命篇》中说:“昔日遇师亲口授,只要凝神入气穴”。凝神入气穴与现在的用语“意守下丹田”基本相似。如何凝,才算掌握得比较好呢,《天仙道程宝则》中说:“所谓凝也,先以目光注所凝处,微以意敛真气 氤氲回归”。这里要用“观照”,即“回光返照”。张三丰在《注百字碑》中还指出:“眼口者,心之门户,须要垂帘塞兑,一切事体以心为剑,想世事无益于我,火烈顿除,莫去贪着。决云:以眼视鼻,以鼻视脐,上下相顾,心息相依,着意玄关,便可降伏思虑”。
关于调息,张三丰在《道言浅近》说:古仙云“调息要调其真息”。真息是指练功者在心情非常安静状态下,所出现的柔匀、深长、细缓的一种呼吸形态。但是这种呼吸又不是硬做出来的,而是在自然基础上形成的。正如《道言浅近》中说的:“凝神凋息,只要心平气和。心平则神凝,气和则息调。心平,平字最妙。心不起波之谓平,心执其中之谓平,平即在此中也。心在此中,乃不起波。此中即丹经之玄关一窍也”。内丹功法还强调要炼先天气.但是先天气还是通过后天呼吸之气而进行调练的。《道言浅近》中对这个问题也讲得很清楚:“调息须以后天呼吸,寻真人呼吸之处。古云,后大呼吸起微风,引起真人呼吸功。然调后天呼吸.须任他自调,方能调得起先大呼吸。我惟致虚守静而已。真息一动,玄关即不远矣。照此进功,筑基可翘足而至,不必百日也”。因为通过以上的锻炼,“心静则息凋,静久则心自定,死心以养气,息机以纯心。精气神为内三宝,耳目口为外三宝,常使内三宝不逐物而游,外三宝不透中而扰,呼吸绵绵,深入丹田,使呼吸为夫妇,神气为子母,子母夫妇,聚而不散,故心不外驰,意不外想,神不外游,精不妄动,常熏蒸于四肢,此金丹大道之正宗也。”

三、张三丰论得药口诀
《道言浅近》中指出:“学道之士,须要清心清意,方得真清之药物也”。
1.什么是药物
《心印经》上说:“上药三品,神与气精”。《规中指南》中说:“采药者;采身中之药物也。身中之药者,神、气、精也”人道言浅近》中也说:“精气神为内三宝”。
精、气、神三者,在内丹功法中强调练先天的,忌用后天,称为内药。《金丹四百字》序中说:“炼精者,炼元精,非淫溢所感之精;炼气者,炼元气,非口鼻呼吸之气;炼神者,炼元神,非心意思虑之神”。这与张三丰在《道言浅近》中的“毋逞气质之性,毋运思虑之神,毋使呼吸之气,毋用交感之精”是一致的。后天的精、气、神是外药。但实际上内药、外药两者既是一而二、二而一,是相互促进的。正如《性命圭旨》上说的,以外药言之,交感之精先要不泻,呼吸之气更要微微,思虑之神贵在安静,以内药言之,元精固则交感之精自不泄漏,元气住则呼吸之气自不出人,元神凝则思虑之神自然泰定。所以说,内丹功法虽然强调炼先天的,但实际上是从后天入手,以后天去推动先天,如前述的凝神调息都是后天的功法。
对药物,在丹书上还有许多代名词,如《周易》中的坎卦、离卦,龙虎、铅汞等。《马丹阳语录》中说;“龙虎是铅汞,铅汞是水火,水火是婴姹,婴姹是真阴真阳,真阴真阳即是神气,种种名相,皆不可着,止是神气两字而已”。因此,离坎有许多同义异字,如:

(赤龙)(朱砂)
┌离——龙——汞——火——婴儿——真阳——元神
药│
<
物│
└坎——虎——铅——水——姹女——真阴——元气
(黑虎)(黑铅) 元精

2.得药景象
通过以上凝神调息的下手功夫,原被虚耗的精气逐渐充盈起来,于是体内就会出现产药的景象,又称“药生消息”(《注百字碑》)、“一阳未复”(《玄要篇》)。产约的景象一般丹书都略而不谈,因为很难描述,而且明说以后,易于产生追求,违反“不即不离,勿忘勿助”的原则。另方面,各人的景象也不可能一致。至于得药的景象可分为小周天、大周天两种。
小周天的得药景象——张三丰在(百字碑注》中说:“修行人性不迷尘事,则气自固,将见二气升降于中宫,阴阳配合了丹鼎,忽觉肾中一缕热气,上冲心府,情来归性,如大妇配合,如痴如醉,二气氤氲,结成丹质”。其中的如痴如醉四个字,即是小周天的主要得药景象。因为还只是小周大,所以称小药,小药又名真种子,即张三丰所说的丹质。小药产生的时机,称为活子时、一阳生。如痴如醉的说法,原起于《入药镜》中的“先天气,后天气,得之者,常似醉”。肖紫虚在《解注入药镜》中描述说:“恍恍惚惚,杳杳冥冥,自然身心和畅,如痴如醉,肌肤爽透,美在其中矣”。
大周天的得药景象——张三丰在上书中说:“忽然一点灵光.如黍米之大,即药生消息也。赫然光透,两肾如汤煎,膀胱如火炙,腹中如烈风之吼,腹内如震雷之声,即复卦天根现也”。大周天产药于静极复动之机,该时称为正子时,所产之药为大药。该时的景象,有的称为“六根震动”即“丹田火炽,两肾汤煎,眼吐金光,耳后风生,脑后鹫鸣,身涌鼻搐”(《丹道九篇》)。
3.采药口诀
张三丰《百字碑注》中说,药产之际,要“以神助之,则其气如火,逼金上行,穿过尾闾,轻轻运,默默举,一团和气,如雷之震,上升泥九”。他又在《玄要篇》中进一步说:“一阳来复体轻泄,急须闭性太玄关,火逼药过尾闾关,采时用目守泥丸”。这里的神、火,是指用意念,金指肾中的精气。采药就是要加强意念作用,引暖气感觉穿过尾阎,避免从前阴遗泄,后阴矢气,使沿督脉逆行上升。具体来说,可用《性命圭旨》中强调的吸、舐、撮、闭四字诀。此四字诀的具体内容为:撮提肛门向上,舐或作抵,为舌柱上腭,闭是目闭上视,吸是吸气停闭。这称为“火逼金行”之诀。

四、张三丰论火候细微
张三丰《玄要篇·打坐歌》中指出:“初打坐,学参禅,这个消息在玄关,秘秘绵绵调呼吸,一阴一阳鼎内煎,性要悟,命要传,休将火候当等闲”。这是说要重视火候在炼功中的重要性。
1.火候为不传之秘
过去丹书中,对什么是火候,怎样掌握火候,大部秘而不谈,正如薛道光在《还丹复命篇》中指出的:“圣人传药不传火,从来火候少人知”。其原因:一是火候为内丹功法中最重要的一环。练功者知道了丹田,知道了药物,知道了炼己,如果不知道火候,前述内容就变成空诀。所以张紫阳《悟真篇》中说:“纵识朱砂与黑铅,不知火候也如闲”。正因为重要,所以就不肯轻传。二是各人练功情况不一,掌握水平差距也大,很难立一法而释千疑,因此强调临炉指点,即强调现场指导、具体指导。这在张三丰著述中也是如此。
2.火候的内容
《规中指南》上说:“神是火,气是药”。《金仙证论》上也说:“火者神也,曰汞,曰日,曰乌,曰龙,皆我之真意也”。因此火就是神,就是炼功中的意念。正如《真诠》中说的,“火候全在念头上着力”。《规中指南》中又说:“火候口诀之要,尤当于真息中求之”。这里的真息,也就是指呼吸。《金仙证论》中强调指出:“凡小周天,始终全仗橐籥之讯,为金丹之权柄”。橐籥也是指呼吸。所以火候就是用意念来掌握呼吸。对火候的用法,有文火、武火之分。文火、武火也称进阳火、遇阴符。张三丰在《玄机直讲》上有一段关于这个问题的恬:“一对中,上半刻为温,为进火,为望,为上弦,为朝屯,为春夏;下半刻为凉,为退符,为晦,为下弦,为暮蒙,为秋冬”。这一段话,可以用下列表格分析: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张三丰这种火候之说,是基于《周易参同契》但义打区别。因为《周易参同契》是以八卦结合月亮的盈亏消长来借喻火候。如以一天的十二时辰结合卦象来比喻,则以子、丑、寅、卯、辰、已的上半刻六阳时进火,所以又称阳火,以午、未、申、酉、戌、亥的下半刻六阴时退火;所以又称阴符。
3.火侯的掌握
火候该如何掌握,张三丰也语焉不详,兹补充简要论述如下。《修道全指》中说:“盖武火者,即呼吸之气,急重吹逼,采取烹炼也;而文火者,即呼吸之气,微轻导引,沐浴温养也”。也就是说,得产药景象后,即用前述的四字诀,结合武火,以*暖流感觉从背部督脉上行,过尾闾、夹脊、玉枕达头顶“昆仑”而下,接前面的任脉时,用文火而归于下丹田。而在武火过程中、文火过程中,都要有一次沐浴.即不进火、不减火,维持原状。

五、张三丰对内丹术的若干论述
内丹术作为一种具体功法,文字材料只作参考。张三丰在《玄机直讲》中指出:“凡看书不可按图索骥”,“千经万卷,皆是异名”,而且书中都是“隐语譬喻”。所以从古到今都强调要在具体指导下进行实践,以免出现副作用。但文字材料实为前人的经验总结,有些话更是通过实践所得的真实体会.可供炼功者在实验中作“印证”之用。因此也一直受到古今炼功家的重视。这里再搞选张三丰论述若干则,以供参考。
1.河车初动、河车真动、大周天(《玄机直讲》)
每日先静一时,待身心都安定了,气息都和平了,始将双目微闭,垂帘观照心下肾上一寸三分之间,不即不离,勿忘勿助,万念俱泯,一灵独存,谓之正念。斯时也,于此念中,活活泼泼;于彼气中,悠悠扬扬。呼之至上,上不冲心;吸之至下,下不冲肾,一阖一群,一来一往。行之一七、二七,自然渐渐两肾火蒸,丹田气暖,息不用调而自调。不用炼而自炼。气息既和,自然于上中下不出不入,无来无去,是为胎息,是为神息,是为真橐籥,真鼎炉,是为归根复命,是为玄牝之门、天地之根。气到此时,如在方蕊,如胎方胞,自然真气熏蒸营卫,由尾闾穿夹脊,升上泥丸,下鹊桥,过重楼,至绎宫,而落于丹田,是为河车初动。但气至而神未全,非真动也,不可理他,我只微微凝照,守于中宫,自有无尽生机,所谓养鄞鄂者也。行之一月、二月,我神益静,静久则气益生,此为神生气,气生神之功也。或百日或百余日,精神益长,真气渐充,温温火候,血水有余,自然坎离交媾,乾坤会合,神融气畅,一霎时间,真气混合,自有一阵回风,上冲百脉,是为河车真动。中间若有一点灵光,觉在丹田,是为水底玄珠,土内黄芽,尔时一阳来复,恍如红日初升,照于沧海之内,如雾如烟,若隐若现,则铅火生焉。方其乾坤坎离未交,虚无寂灭,神凝于中,功无间断,打成一团,是为五行配合。至若水火相交,二候采取,河车逆转,四候得药,神居于中,丹光不离,谓之大周大,谓之行九转大还也。此时一点至阳之精,凝结于中,隐藏于欲净情寂之时,而有象有形,到此地位,息住于胎,内外温养,顷刻无差,又谓之十月功夫也。
2.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玄机直讲》)
坐下闭目存神,使心静息调,即是炼精化气之功也。回光返照,凝神丹穴,使真息往米,内中静极而动,动极而静,无限天机,即是炼气化神之功也。如此真气朝元,阴阳反复,交媾一番,自然风恬浪静,于此时将正念止于丹田,即是封一固火候。
3.降伏思虑(《百字碑注》)
凡人之心,动荡不已,修行人心欲人静,贵乎制伏。眼口者,心之门户,须要垂帘塞兑,一切事体以心为剑,想世事无益于我,火烈顿除,莫去贪着。诀云:以眼视鼻,以鼻视脐,上下相顾,心息相依,着意玄关,便可降伏恩虑。
4.周天(《道言浅近》)
大凡打坐,须将神气抱住,意系住息,在丹田中宛转悠扬,聚而不散,则内藏之气,与外来之气,交结于丹田,日充月盛,达于四肢,流于百脉,撞开夹脊双关,而上游于泥丸,旋复降下绛宫而下丹田。神气相守,息息相依,河车之路通矣。功夫到此,筑基之效,已得一半了,总要勤虚炼耳。
5.内丹大道(《道言浅近》)
精、气、神为内三宝,耳、目、口为外三宝,常使内三宝不逐物而游,外三宝不透中而扰,呼吸绵绵,深入丹田,便呼吸为夫妇,神气为子母,子母夫妇,聚而不离,故心不外驰,意不外想,神不外游,精不妄动,常薰蒸于四肢,此金丹大道之正宗也。
6.凝神调息(《道言浅近》)
打坐之中,最要凝神调息,以暇以整,勿助勿忘,未有不逐日长工夫者。凝神调息,只要心平气和,心平则神凝,气和则息调。心平,平字最妙,心不起波之谓平,心执其中之谓平,平即在此中也。心在此中,乃不起波,此中即丹经之玄关一窍也。
7.甘露洒须弥(《百字碑碑注》)
关窍开通,火降水升,一气周流,从太极中动天根,过玄谷关,升二十四椎骨节,至天谷关,月窟阴生,香甜美味,降下重楼,无休无息,名日甘露洒须弥。诀曰:甘露满口,以目送之,以意迎之,送下丹釜,凝结元气以养之。自饮长生酒,逍遥谁得知。

今日看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