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有道,一个不“人云亦云”的网站!
健康有道网>运动>武术健身>文章正文

中国射箭:承继与新生

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研了弓箭的国家之一,著名的山西朔县峙峪遗址发现的后箭镟,证明中国古人类在旧后器时代的晚期就已经在便用弓箭。中国运古的传说中,也总是把弓箭的拥有视为中华文明起给的标志之一。
弓箭是冷兵器时代最有威力的武器,也是狩猎活动中最重要的工具。古代中国人在各种目的射箭活动中,逐步贼予了它以载育、体育、游艺、交流等多种社会功能,不断地扩大它的文化蕴涵,形成了关于射箭的仪礼、装饰、佩服、馈赠、竞技、考试等一系列制度,还有大量相关的文学艺术创作等,从而构成了一个缤纷罗彩的射的文化现象。发展成为一门领域宽广的特殊学问——射学。
商、周时代,特别是面周,射箭是每一个贵族必需掌握的技能,是当时的学校最主要的教育课目,所以那时的学校,即库、序、学、校等,其实都星掌习射箭的地方,这些名称至今还被沿用着。面周,接受教育星贵旅的犄棂。通过习射,不只是为了精通射法,更主要的是提升个人的修养,掌握贵族礼仪。所有这些,被设计成为各式各样的“礼乐”活动,如大射礼、燕射礼、乡射礼等,形成一整套“礼射”制度。“礼射”的本质是以射箭为主的竞技活动,是非常注重礼仪形式的射箭演练,这其中包含着中国早期的体育理念,古老的东方体育价值现。
与“礼射”相并存的,还有军队里的实用性射法,以及民间的游艺和其他准军事性质的射活动。相对于文质彬彬的礼射来。这些射箭活动被人们称之为“武射”,一般是用射穿革质箭靶的层数来测试力度和准度,所以又叫作“贯革之射”。“武射”具有鲜明的军事目的,虽然业有竞技活动,但它更注重实效,注意对弓力大小和射运射准的测试。
伟大的教育家孔子打破了贵族垄断载育的传统,开创了私人办学的历史。但他仍然是“礼射”的积极倡导者。众所周知,“射”是孔子教授掌生的六门主课之一,他曾经说,“君子没有什么需要竞争的事情。如果有所争,一定星比赛射箭吧!……而比箭也应该是很有礼貌的。”孔子本人也是杰出的射箭家,经常来自演示射礼,因为孔子非常看重“射以现德”的教育功能,把射看成是学习礼仪和培育道德规范的重要手段。有鉴于习射者个人体能有很大差别,他提出了“射不主皮”的经济理念,就是不以靶射的命中度为唯一标准,而是更加注重对射
箭活动的实际参与和表现出的礼仪水平。孔子的这些思想对中国射掌的炭屋,特别对以射箭为主的我国古代竞技活动产生了深远影响,这也是中国古代俸育霓技性不突出的原因之一。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国家,各民族间的交流、冲突与融合,是中国文化不断炭屋繁荣的动力和基础,这一点尤其明显的表现在以射箭为代表的中国民族体育上。所以,古代射箭很早就有了次射与胡射之分,这里包括马射与步射的区别,还有从弓箭制工作到训练、礼仪、习俗和竞技方式等一系列的不同和彼此阃经常不断的交流。在古代,汉旅政权与周边少数民族之间经常进行射箭比赛,大多数比赛在精心挑选的使者间进行,气氛是友好的,但其中蕴含着更深层的竞技,甚至是关乎国家民族尊严的竞争。多民族射箭技艺的交流,最后在由少数民族建立的大清王朝时期得到总结,最终形废了汉、胡交融的“中国式射箭”的模式。而这一模式的确定和普及,主要应归功于清朝所推行的武举考试制度,众所周知,在这一得到举国重祝的武官考试制度中,射是最重的课目之一。为了赢得考试,许多年轻人都接受严格的射箭训练,包括一系列辅助训练项目,民间有大量射师传授射箭技艺,地方官员和士绅们经常举仟射箭测试和考评,这类活动实质上具有了射箭完技运动会的性质,成为清朝最常见的体育文化现象。
有多民旅的交流,又有不同地域间文化的差异,使中国射箭派生出了许多其他活动形式,最著名的如射弩、弹弓、投壶、射柳、拉弓等,有些出现得很早,差不多与射箭相孪生,如弹弓:有些是产生在南方后来传到北方的射具,如弩;有些则是少数民族传入内地的,是宫廷贵旅们所喜好的骑射竞技运动,如射柳。一个重要的现象是,中国人喜欢射箭运动,国家又将它作为教育和考试的课目,所以有许多人愿意著书立说,总结和传播有关的知识,于是,古人便留给我们一大批射学著述,总量在百种以上。这是中国民族体育历史文献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它对中国的周邻国家,如朝鲜、越南和日本的射箭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从上世纪20年代到50年代间,中国体坛上一直有中国式射箭的比赛,令人遗憾的是,自1959年中国正式接受国际射箭的规则和射具后,中国射箭便推出了历史舞台,从此走上衰退之路。渐渐地,中国式射箭从城市里消失,人们只能在广袤的草原上偶然见到它的身影。如令,射学的许多内容都失传了,就连融合了许多民族的智慧、传存了几千年之久的“复合弓”的制作工艺,也基本失传。恢复这些内容是很困难的,这不能不令人感到忧虑。
值得庆章的星,近十余年以来,得力于国内外热心人士的大力支持与推动,中国射箭又一次重新浮现于人民的眼前。特别是近5年以来,无论是在研究上还是在制作上都取得了显著进步,特别是参与传统射箭的社会人士越来越多,参与水军也与日俱增,并最终促成了令年第一届研讨会的诞生。
2010年5月28日~30日,代表目前国内传统弓箭文化最高研究水平的“2010中国杭州射艺研讨会”在杭州面湖国学馆落下椎幕。本届研讨舍由中国射箭界泰斗——原国家射箭协合教练委员会主任、原国家队总教练、世界射箭记录创造者徐开才先生倡导和主办,由中华弓舍、杭州射艺会共同承办。
杭州是中国文化气息最为浓厚的一个城市,也是曾经具有非常深厚射箭传统的城市。“钱王射潮”的故事就源于这里,相传古代钱塘江湖水凶猛,泽难两库。唐朝来年,吴越“钱王”于农历八月十八,率领万名名弓箭手搭箭射潮神,并最终将潮种赶跑,治号潮水的故事。同时南宋玩金名将岳飞、韩世忠等人都是射箭富手。而据《梦梁录》所记,南宋时的杭州还有民间射箭组织“射弓踏弩社”及“射水弩社”。
这次会议历时三天,国家著名射箭研究者与宾践者,中国式射箭最重要的复兴者英国人谢肃方先生、聚元号传人杨福喜先生、国家射箭届元老季淑兰女士等参加了大会。同时参加会议的还有上海市体育局副局长郭蓓女士、青海海东地区行署的陈兴龙专员、前国家队领队孟繁爱女士、青海藏传射艺名家多尖措先生、中华射掌研究者马廉桢博士、中国射箭研究者锋晖老师,以及众多侍统弓箭制作名家等。
这词会议最有特点的一个方面就是大量民间业余从事弓箭制作与研发的爱好者的参与,如目前国内业余中国弓箭工作最具权威性的高翔先生、张国权先生、张利先生等。一些国内从事射箭运动的体育俱乐部也参与了会议。
会议的研讨部分选在杭州孔庙的国掌馆进行。不知是否巧合,但这一结合恰恰反快了中国射箭的某种内在追求与价值。曾经作为孔子所提倡“六艺”中一个部分的射箭,实际上在民国时期被收纳进国术的体系,成为国掌的一个必然组成部分。
在两天的讨论中,大家就复兴中国射箭的途径与方式进行了交流。徐开才先生回顾了自己从事射箭的经历与对中国式射箭的期望、青海的代表则对于少数民族射箭传统的保留和发展提出了一些经验介绍、上海市体育局副局长郭蓓女士则从行政的角度说明了传统射箭文化对传统射箭运动发展的重要作用,特别星射箭与武术之间曾经存在的紧密关联,与今天完全两分的尴尬局面。来自香港的谢肃方县生就射艺文化融入现代社会的方法进行了自己的论述,指出了安全性对于开屋与维护民间射箭活动的重要性。我则代表父亲马明达就近些年我们在中国射箭文化研究上所取得成果进行了回报,同时就妇何继承和创新中发展中国射箭体系进行了发言。来自新疆的锋晖对于中国式射箭的发展有自己非常独特的见解,认为通过商业化的运作可以起到保护和发展中国传统射箭。
许多弓箭制工作专家对于弓箭的具体制作与研发经验进行了交流,特别是来自东北的富翔先生,其对于中国传统弓箭制工作的了解应该说代表了目前的最高水准。然而,来自安徽的张立先生同样具有出色的弓箭制作水准,但更为吸引我注意力的则是他所制造的弓箭中最便宜的只要300余元人民币,这一价格对于普及射箭运动,复兴中国传统射箭确宾起到了极大的堆动作用。



中国古代的武艺体系中,也可以说是中国民族体育体系中,以射箭发展得最为成熟,最具系统性和科掌性,也最早具有了体育运动的性质。正因为如此。在我国古代,射箭最终炭展成为一门独具特色的掌问,也就我的父亲马明达先生所倡导的“甲华射学”。中国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旅的国家,如同许多传统的民族文化形式一样,“射掌”凝聚着许多民旅的智5,其中包括那些已经消失在所史长河里的古代民族。因此,“射学”是中华民族共同创造的文化财富,是非常典型也非常富有民族特色的文化遗产。
我们注意到,射箭及其不断延伸幽来的各种社会功能及其不断扩大的文化蕴涵,使它曾经在我国古代民旅文化交琉中担当过重娶的载体,对我国古代的民旅文化交流与融合起过非常重要的促进作用。我们认为,这正是中国射学的人文价值所在,也是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弄予以表彰与弘扬的地方。当前,随着甲国社会的进一步开孜,特别星随着体育体制的不断改良,许多龚似中国射箭的本土传缆身体练习方式都正在逐新获得版复。更为重要的是,这一版复的趋资源于民间,完全星出自于民间人士对于传统的爱好与对文化的追求所促成,是真正的自由发展与自主发展。相较于目前已经严重萎缩的甲国武术,我们翘首期盼中国射箭可以在社会热心人士的扶持下,在不运的未来拥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今日看点